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171章 月陽借刀殺人

    新苑閣外,玉兒被提拔為高級導購的消息傳了出來。(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早已經對那個讓玉兒為他導購的家伙恨得牙癢癢的柳公子讓人在新苑閣外守著,他要親自帶著兩位彪形大漢到新苑閣內尋找那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家伙去。

    “我倒要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然敢如此不給我面子?明知我有言在先,還敢觸犯與我?”柳公子怒氣沖沖的進了新苑閣。

    “林道友,恭喜你,你與我新苑閣之間的交易量已經達到獲得銀卡會員的資格了。還請你收下這張會員卡,日后只要你手持會員銀卡到我新苑閣所有分部進行交易,都能享受九折的優惠。”二樓一間密室中,交易完畢后,小老頭笑著遞給林月陽一張銀白色的卡片。

    “哦!我這就成了新苑閣的銀卡會員了?”林月陽接過那張銀白色的會員卡后在手中把玩一番,這才將其收入了儲物袋中。

    “確實是這樣的。此外,身為銀卡會員,今后林道友到我新苑閣還可以享受指定導購負責為你進行資源交易。不知道林道友心目中可有合適的指定導購人員?

    要不要老夫為你推薦幾個?都是我們閣內最優秀最善解人意的導購,對所有的事務都一清二楚,辦事絕對不拖拉,保證能讓林道友滿意。”那小老頭又對林月陽討好的說道。

    對于新苑閣的那些導購們來說,像林月陽這樣的大腿,若果能夠抱緊的話,日后的收益絕對是讓眾人羨慕的。他們可以從每一單中抽取豐厚的報酬,而這些擁有會員卡的修士,購買資源定然會比較頻繁,也是他們這些導購保住飯碗和往上攀爬的最強支柱。

    一般情況下,金卡會員都被特級導購瓜分了,而其他的銀卡會員也被大多數的高級會員所把持。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新晉的銀卡會員,自然有許多人想要抱上這條大腿了。

    像小老頭這樣在新苑閣有一定地位,又能夠直接給顧客發放會員卡的人物,都是那些導購員們重點賄賂的對象。因此,他向林月陽提出給他介紹導購也是有這方面原因的。

    “多謝道友提醒,就不用那么麻煩了,我覺得剛剛隨我來的那個小丫頭就不錯,以后我就指定她做我的導購員了。”林月陽笑著對小老頭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恭喜林道友選到合適的導購員。”雖然沒能拿下這個名額,小老頭心中有些不爽,不過“顧客都是上帝”的真理,他們這些人早已經記得滾瓜爛熟了。

    最后,林月陽在小老頭的恭送之下回到了一樓。同時,小老頭還宣布了玉兒成為林月陽指定導購一事。

    這讓那些想要抱上林月陽大腿的導購員們一個個心灰意冷,臉色不好了起來。而玉兒心中對林月陽更加感激了,跟在林月陽身后很是恭敬的送他離開新苑閣。

    然而,他們還沒走多遠,剛好碰上了迎頭而來怒氣沖沖的柳公子。此時的柳公子殺了林月陽的心都有了,他本來打算進來看看到底是什么樣的家伙如此不識相。

    結果剛一進新苑閣,林月陽獲得銀卡會員,以及玉兒被立為林月陽指定導購的消息就傳入了柳公子的耳中。本來打算在星耀鎮收拾林月陽,好好讓他長長見識的柳公子,不得不改變自己原來的計劃了。

    “好小子,你給老子等著,咱們鎮外見。還有你,小婊子,我就不信你能一直待在新苑閣不出去。”柳公子拋下這么一句狠話后就氣喘吁吁的離開了。

    “這小子是誰啊?他為什么要我到鎮外見?還有,他為什么如此可惡的對你啊?”林月陽假裝疑惑的對身邊的玉兒問道。

    “林師兄,對不起,是玉兒給你惹麻煩了。此人正是柳公子,之前有跟你提及過的。至于他說要你到鎮外,那是因為你現在是新苑閣的銀卡會員。

    只要你在鎮子里,新苑閣就會保護你的安全,一旦你離開鎮子,新苑閣也沒理由為你出頭。林師兄你還是在鎮子里避一避,暫時不要離開了吧?”玉兒很是愧疚的對林月陽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啊!多謝玉兒師妹的好意,我還趕時間,家里有老頭子還在等著我回去呢!如果回家晚了,他會著急的。”林月陽笑著說道。

    林月陽說的確實是實話,他所指的那個老頭子就是凌云子。林月陽本身又是星月宗的特傳弟子,雖然這個特傳弟子不怎么受人待見,但是說星月宗是他的家,也并不為過。

    “可是?”玉兒不知道林月陽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身后有什么背景,甚至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過從他的話語中可以聽出來,他根本沒把柳公子放在眼里。可是,即便如此,玉兒心中還是為這個敢于反對柳公子霸道行為,為自己擺脫困境的林師兄感到擔憂。

    “沒事,你回去吧!”說完之后,林月陽就笑著大搖大擺的朝鎮外走去。

    在他身后,跟隨了一大群人,也不知道是去看熱鬧的,還是別有用心。林月陽對這些人跟著自己一點都不在乎,都是一群煉氣期的小菜鳥,根本不值得他動手。

    很快,林月陽就來到了鎮口停了下來。他已經看到柳公子帶著七八個煉氣七八層的跟班正一臉怒氣沖沖的守在星耀鎮的出口外。

    接著,令眾人傻眼的一幕出現了,只見林月陽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船形飛行法器。他雙手一掐法決,船形飛行法器迅速變大,他縱身一躍,跳上去飛走了。

    “我操,這小子竟然有飛行法器?”

    “你傻了吧!他能成為新苑閣的銀卡會員,你說那么有錢的人能沒有飛行法器嗎?”

    ……

    “哼!別以為只有你擁有飛行法器。”柳公子看到林月陽乘坐飛行法器離開后,一點也不心急,他也祭出一個飛行法器,帶著自己的一眾小弟追擊林月陽而去。

    星耀鎮中那些看熱鬧的和別有用心之人,擁有飛行法器的也都一個個祭出來跟隨了過去,沒有飛行法器的只能一臉無奈的返回了星耀鎮。

    林月陽感受到身后的柳公子跟了過來,在柳公子身后還有十幾位乘坐飛行法器一起追來的人,其中就包括一直暗中跟蹤林月陽的那幾人。

    “哼!一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真以為我好欺負嗎?”林月陽心里怒道。

    下一刻,他直接提升飛行法器的速度,身后的柳公子也跟著將飛行法器速度加到最大,再往后一眾人,有的人飛行法器速度提升不上去,很快就跟丟了林月陽,他們只好一臉喪氣的返回星耀鎮去了。

    “嗯!不錯,柳公子一行九個人,身后也只剩下五人,其中三人是在新苑閣外就跟蹤過我的,那剩下的來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呢?看熱鬧?還是趁火打劫?”林月陽心中暗暗猜測道。

    很快,在林月陽眼前出現了一座大山,他指揮飛行法器朝著山上一處面積不小的平坦之地飛去。他想在這里料理此事,然后就直接回宗門去。

    看到林月陽竟然在山上停了下來,柳公子也帶著眾人跟隨林月陽其后,來到了山上。隨后,剩下的那五人也跟著來到了山上。大家之間都保持著一段距離,又分成了四個小團體。

    林月陽單獨一人,之前就跟蹤林月陽的那三人暗暗靠在一起,剩余的兩人隱隱組成一個陣營。最后就是柳公子一行九人了,他們的人數看上去最多,實力看上去最強,所以柳公子也是信心十足,定要收拾林月陽,以解他心頭之恨。

    “怎么不跑了?有種你繼續跑啊?”柳公子看著林月陽挑釁道,他手下的人馬將林月陽圍成一個環形,做出防御姿勢,以防林月陽逃脫。

    “我看這里山清水秀、景色宜人,剛好適合諸位。諸位一路追我到這里,不就是想殺人奪寶嗎?我現在就在這里坐著,反正已經是你們的菜了,我很想知道,你們想要怎么分配呢?”說完,林月陽直接找了一塊大石頭清理干凈后就坐了下來。

    他還順手從儲物袋中掏出來這么久都沒被他吃完的鐵背豬美食,和那溫熱的豬肉湯,邊吃邊喝,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樣。

    “兩位道友,現在柳公子人多勢眾,我們一方只有三人,一方有兩人,修為上也與他們不相上下。如果各自為戰,到時候我們什么也得不到,說不定還會被柳公子一并殺害與此。

    不如我們暫時結成聯盟,共同進退,到時候所得,我們按人頭分配,如何?”這時,暗中一直跟蹤林月陽的那三人,其中一人對后來跟蹤過來的兩人說道。

    “正有此意,不過,我兄弟二人也不是好欺負的。如果誰敢在事成之后違背約定,我們定會讓他付出代價。”那二人中有一人語氣強硬的回道。

    “好,我們三人也是一樣。”三人中此前說話的那人也回道。

    就這樣,他們五人暫時結成了同盟,隱約能夠跟柳公子形成抗衡。而林月陽這個才“煉氣五層”的修士,早已經被他們看成死人,自然不會考慮在內了。

    “哼!小子,你這是什么意思?你以為我是傻子嗎?就他們那些人,還不夠我的弟兄們塞牙縫呢!怎配跟我們分享你的資源?”柳公子嘲笑道。

    “呵呵!別太小瞧任何人,他們五個可不是什么善茬,當心被自己的大義害了自己。”林月陽自然看出來后邊那五人已經暫時結成了同盟,不過只是沒有點明罷了。

    “哈哈哈哈!你小子說的也對,既然如此,等會兒我就不折磨你了,讓你痛痛快快的死去。至于他們,喂!你們還不滾嗎?難道真的要與我柳卜由為敵嗎?”柳不由先是對林月陽嘲笑一番,然后轉過身看著那五人怒道。

    “柳公子,你們打你們的,我們只是閑得無聊跟過來看場熱鬧罷了,何必如此生氣趕我們離開呢?”最先跟蹤林月陽的那三人中有一人笑著說道。

    “哼!說的真好聽,你以為柳公子傻了嗎?他要殺我那是輕而易舉,但是我臨死前也能拉上幾個墊背的。你們五人倒是打的一副好如意算盤,等到我死了,柳公子實力也受損了。

    然后你們再群起而攻之,如此便可以將我們全都留在這里,然后再瓜分了我們所有人身上的資源,我說的沒錯吧?”林月陽看著那五人將他們的如意算盤和盤托出。

    “柳公子,不要輕易相信這小子的話。我們雙方可是各自為戰,柳公子斬殺此人后,即使勢力受到損失了,那也不是我們兩方任何一方所能抗衡的。

    此人明顯是想要挑撥離間,坐山觀虎斗,好找準機會逃跑,柳公子可不要上了他的當啊!”那人沒想到自己等人的算計竟然被林月陽給識破了,于是連忙對柳卜由辯解道。

    “哼!我量你們也沒那個膽子,在星耀鎮誰沒聽說過我柳卜夏?敢跟我柳卜夏作對的人,那就是覺得自己活得太久了,不想在星耀鎮混了。”柳卜夏對此人的話明顯多信了幾分,然后很是自得的說道。

    “是是是,柳公子的威名千里之外都有人聽說了,甚至在星月宗中都是如雷貫耳的,在星耀鎮誰敢違背柳公子的意思啊?”那人接著巴結道。

    “柳公子,你不會真的相信了他的話吧?剛剛他們幾個人還在互相動用唇語交流,你背對著沒看到,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啊!”林月陽看到事情對自己有些不妙,借刀殺人快要失效了,于是他連忙又對柳卜由說道。

    “你們當真如此人所說那樣要聯合起來對我不利?”柳公子轉頭看向那幾人問道。

    “對啊!確實如此,不然的話你以為他們真的只是想留下來看熱鬧嗎?為了保險起見,我覺得你還是早點將這些對你可能造成威脅的因素清除掉比較好,當心背后讓人給算計了,那你柳公子的人可就丟到星月宗去了。”看到柳卜由竟然問他們是否要對自己不利,林月陽暗中對柳卜由鄙視了一波,然后又接著添油加醋的說道。

    “怎么可能?柳公子可知道我等根在星耀鎮,除非我們不想在星耀鎮混了,可視,即使如此我們也不敢對付你啊!”那人委屈的回道,暗中惡狠狠的瞪了林月陽一眼。

    “哼!別瞎編了,除非他們不想在星耀鎮混了,不然的話怎敢算計與我?”柳卜由還是不相信林月陽所說的。

    他覺得以自己在星耀鎮的地位,這些人還不敢將注意打到他身上。同時,他也需要有人見證自己弄死林月陽,然后讓那些在星耀鎮膽敢違背自己意思的人瞧瞧,這就是違背他的下場,也好豎立起自己的威信。

    “沒想到柳公子真的如此信心十足啊!如果人家真的不想在星耀鎮混了呢?你以為修仙者就一定要待在星耀鎮嗎?在哪里修仙不一樣嗎?換個地方就是了,修仙者又不是一定要待在一個地方才能修仙,到了另外一個地方就不能修仙了呢!”林月陽笑著說道。

    說完之后,他還不忘吃咬一口美味的鐵背豬肉,喝上一口鮮美的豬肉湯。那鮮美的味道飄散到空氣中,讓周圍眾人都有些嘴饞了,恨不得上去奪了林月陽手中的美味自己享受。

    “這小子說的也是啊!萬一那幾個家伙真的聯起手來,他們真的不想在星耀鎮混了,我豈不是還真的就這么被他們給算計了嗎?

    雖然我家在星耀鎮很有地位,可是其他的鎮子里也有地頭蛇啊!倒不如先趕走這些跳梁小丑,等會兒再好好收拾這小子。”柳卜由心中暗道。

    “你們幾個,給你們三個呼吸的時間,立馬從我眼前消失,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想明白了之后,柳卜由對著那五人用一種不容違背的語氣說道。

    “柳公子,我們只是想看熱鬧罷了,你也不至于這么小氣吧?”那人接著討好道。

    “滾,別老子我親自動手,我倒不嫌棄今日手上多出幾個腦袋來。”柳卜由憤怒道。

    “柳卜由,別給臉不要臉。別人怕你,你當我們真的怕你嗎?逼急了,我們管你是天王老子呢!老子照樣收拾你。”那人看到無法避免與柳卜由一戰,于是直接翻臉道。

    “還真他媽被這小子說中了,弟兄們,先收拾了這五個打算吃白食的,再收拾那個小子。你給我盯著這小子,其他人隨我一起動手。”對方既然已經翻臉了,柳卜由還有什么好說的,直接令明手下人動手。

    看到雙方劍拔弩張,馬上就要開打了。林月陽心中一樂,又從儲物袋中拿出一些美味來,然后很是興奮的吃著豬肉,喝著豬湯準備坐山觀虎斗,美美的欣賞鷸蚌相爭這一幕了。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红鹰彩票安卓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结果 抖音好物赚钱吗 赚钱小项目云盘 剑网3pvp pve赚钱 彩世界网址 福彩欢乐生肖属于重庆地方彩票吗 众人行地产赚钱吗 体彩内蒙古十一选五82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用个人技能赚钱吗 梦幻西游手游赚钱的辅助技能 七乐彩走势图研究院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开奖结果 正规麻将平台 一八年白小姐旗袍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