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八十三章 司徒瑾瑜和林蕭的婚禮

    農歷三月十九,星期六

    宜:開業 求財 交易 置業 合伙 搬家 出行 約會 祈福 祭祀 相親 裝修  嫁娶

    忌:司命(黃道)開日,只忌安葬,余事皆吉

    這天,司徒家張燈結彩,大紅燈籠高高掛,到處一片喜氣洋洋。(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司徒雪和司徒靜兩姐妹,前兩天便回到娘家。幫助父親,母親布置新人房間,還有送到新娘林蕭家里的禮物。

    今天早上一大早,他們便起來,將自己收拾妥當,然后又去幫助父母。

    吃過早飯,八點整,司徒家,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全部都去了君悅大酒店第十九層的宴會廳。

    今日,司徒瑾瑜和林蕭的婚宴,便在這里辦。

    司徒雪和司徒靜挨個檢查了婚宴的設施,見一切都正常了,這才滿意的離開。

    八點半,厲爵來到君悅大酒店。作為新郎的好兄弟,他當然要成為司徒瑾瑜的伴郎。

    到了休息室,他才發現,季凡和陸子謙早就來了。

    “你們是不是昨天就來這里等著了?”厲爵調侃道。

    季凡和陸子謙擺了擺手:“沒有,酒店是你的,你自己不會去查?”頓了頓,陸子謙接著問道:“就你一個人?嫂子呢?”

    “去當伴娘了。”他找了個單人沙發坐下。

    “我也是送陳潔去了林蕭家里,才趕過來的,當伴郎不能遲到。”

    “你和陳潔還在談?”厲爵疑惑道。

    “你什么意思?我和她談戀愛很奇怪嗎?”陸子謙抬頭看著厲爵,語氣里夾著火花。

    “是很奇怪,你以前的女朋友保質期,都不超過一個月的。這次挺久嘛!”厲爵繼續調侃陸子謙。

    “這次是真愛。”

    “你每次都這么說,可是每次都在換。”

    “這次是認真的了。我們是有打算結婚的。”陸子謙認真道。

    “不以結婚為目的的談戀愛,都是耍流氓。”許久不出聲的季凡來了這么一句話。

    陸子謙瞪了他一眼。這時,司徒瑾瑜從外面推門而入。他的手里拿著幾個紙袋。

    他一進門,就將紙袋扔給其他三個人:“給我換上。”

    三個人將信將疑的打開紙袋一看,我滴個乖乖,好嘛!是中山服。

    “你是在嫉妒我們都長得比你帥?”陸子謙挑了挑眉,問他。

    “瑾瑜啊!其實帥氣的臉蛋和氣質這塊,真的跟著裝沒什么關系。我哪怕就是穿乞丐的衣服,都會秒殺你們這群渣渣,成為全場的焦點。”厲爵不要臉的說道。

    其實,司徒瑾瑜真的很帥,只是不及厲爵的霸氣,不及陸子謙的白皙而已。可以這么說吧!四大家族里的人,就沒有丑的,個個人中龍鳳,就是厲盛楠都是相當帥氣的。當然,這其中最為出類拔萃的,還是厲爵。

    “廢話少說,趕緊換上。等一下就要去接新娘了。我總要突出我的優點吧!”司徒瑾瑜催促著。

    三個人無奈,只好聽話的換上那一身中山服。誰讓今天是他司徒瑾瑜的大喜日子呢?今天他最大,說什么,都得聽。

    三個人換好他們的伴郎裝。司徒瑾瑜抬手看了看腕表,然后伸手,在旁邊的柜子里,拿出一個很大的口袋。

    陸子謙指著口袋問:“這是什么?”

    “紅包。”司徒瑾瑜簡潔明了的答。

    “這么多?給我們的?”

    “滾粗,老子的老婆還沒娶回來呢!走了。”說完,司徒瑾瑜率先推開門,走了出去。

    陸子謙撇撇嘴,跟著他們一起,向著電梯口走去。

    來到地下停車場,四個人,一人一輛豪車。

    今天,司徒瑾瑜是新郎,所以,他有專門的司機。

    勞斯萊斯幻影上扎著九十九朵紅的妖艷的玫瑰花,玫瑰花擺成了心的形狀,玫瑰花上面放著兩個布人偶。

    接下來是厲爵今天好不容易給哥們兒撐場子,開了一輛阿斯頓馬丁。

    陸子謙開的是賓利,季凡開得是保時捷。后面還有幾十輛豪車,跟著撐場子的。

    婚車隊伍開了二十多分鐘,到達林蕭的公寓里。

    林爸爸,林媽媽看著司徒瑾瑜帶著伴郎進屋,高興得不得了。

    林大進則調侃了一句:“喂,沒見過你們這樣的父母,嫁女兒了還這么開心。”

    “當然開心,嫁女兒了,還多半個兒子,我們還可以繼續過二人世界,而且,還比以前過得更加逍遙了。”林媽媽接口道。

    林大進嘆氣的搖了搖頭:“哎!林蕭遇到這樣的奇葩父母,也真是夠了。”

    司徒瑾瑜讓司機們搬進來一大箱,一大箱的禮物。

    現金:9箱,每一箱,一百萬;金銀珠寶首飾:9箱;名貴服飾:9箱。

    禮物清點完畢。

    林大越又叫人將陪嫁禮物也如數清點給了司徒瑾瑜。

    這時,新郎,伴郎和伴娘團的大戰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伴娘團要求新郎拿紅包,而且,伴娘提出來的要求,新郎還只能說“好”。

    每提一個要求,新郎就得拿一個紅包,每個紅包里面的金額為99999元。

    司徒瑾瑜趕緊答好,然后伴郎團開始幫忙重新整理紅包,因為之前每個紅包里放的是80000元,現在又要重新弄,大家手忙腳亂的幫忙。

    “  第一個要求:婚后,新郎的所有財產歸新娘管理。”藺夏的聲音響起。

    “好。”司徒瑾瑜趕緊回答。

    然后,門被藺夏打開一條縫,蔥白如玉的手伸了出來。司徒瑾瑜趕緊遞上紅包。

    這時,陸子謙和季凡都看著厲爵。

    “看我干什么?我又不是新郎。不幫忙弄紅包了?”厲爵問道,然后頓了頓,又接著說:“看你們就是單身狗!我的財產早就上交了,現在,我是純粹的打工的。”

    “婚后,一切家務,都歸新郎做,孩子由新郎帶。”陳潔的聲音響起。

    “好。”司徒瑾瑜答完,又遞上紅包。陳潔開門,拿了紅包,又將門關上。

    “婚后,雙方父母,都由新郎司徒瑾瑜孝敬,新娘林蕭只負責貌美如花。”厲愛拉的聲音響起。

    “好。”司徒瑾瑜又遞上紅包。厲愛拉接過紅包,然后將門打開:“謝謝瑾瑜哥哥。”

    她剛謝完,在看見伴郎團的服裝時,笑得前仰后合,根本停不下來。

    其他兩個伴娘聽到厲愛拉的笑聲,也好奇的探頭來看,這不看還好,一看,額滴媽呀!全部笑翻了。

    “史.......史..........我的媽,我說..........說不出來了.........哈哈哈哈哈.........史上最丑伴郎團。”藺夏笑得肚子抽筋。

    新娘也好奇探頭來看,這一看,也笑了個沒完沒了。

    他們足足笑了十多分鐘,才停止笑聲,然后就是新娘新郎拜別父母,要敬茶。

    林爸爸和林媽媽給小兩口的紅包里面裝的是兩套房產的鑰匙。

    這些程序都走了一遍,這才啟程,婚車隊伍繞了整個江城一圈,這才回到君悅大酒店。

    君悅大酒店第十九層宴會廳里,整個t臺都被鮮花包圍著。燈光打在上面,如夢似幻。

    美麗的新娘,臉上洋溢的是幸福的笑容。她挽著父親的手臂,隨著婚禮進行曲的音樂聲中,一步一步向著t臺末端的新郎走去。

    兩旁的花童,在不斷地往兩位新人身上撒著玫瑰花瓣。

    來到新郎身邊,林爸爸將女兒的手輕輕放到司徒瑾瑜的手上:“瑾瑜,我今天把我的寶貝女兒交給你了。

    希望你將來,疼她,愛她,信任她,呵護她。假如,哪一天,你不再愛她了。請你一定要告訴我,我會將她接回家里,我來養她,請你不要打她,罵她,可以嗎?”林爸爸說出了所有天下父母的心聲。

    林蕭聽到爸爸的話,頓時淚流滿面。天底下,也許只有父母,才會待自己這樣好。

    “爸,你放心!今后余生,我會疼她,愛她,信任她。我會用一生來守護她。”司徒瑾瑜說道。

    林爸爸滿意的點了點頭。

    儀式繼續進行。

    司儀站在二位新人面前,讓他們宣讀誓言,交換戒指。一切都順順利利的進行著。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腾讯分分彩下载安装 韩妆代购赚钱吗 企鹅号发视频赚钱还是文章 网上玩真人龙虎斗 手机店搞活动怎么赚钱 12098七星彩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七位数 德州扑克赚钱换人民币 山东11选5 画画赚钱平台 跑黑车的赚钱吗 自动售货机加盟赚钱模式 极速快3怎么玩 五分彩 酒吧投股赚钱吗 福彩3d组选六投注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