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冤冤相報何時了(三十六)

    夕陽緩緩地移往西邊,鼓點聲漸輕,祭祀大典即將落幕,人潮散去。(www.rkxicyp.com.cn)

    大約是因為諭神寨時隔了這么多年,終于又重現了七生蠱。原本還圍在祭壇邊上的人不斷地從兩人的身邊走過時,表情皆是安逸平和,也未曾出現過,恕善所擔心的被外族誅滅,擋在鴛鴦面前的也總算是退得差不多,祭壇的全貌露在了她的面前。這時的她,終于能夠看清方才怎么踮腳都看不見的景色。

    恕善的頭發不再像平日里那般,梳進了高帽之中,而是散了下來,在發尾的地方,用一根紅繩松松地束了起來。他身著一件純白大褂,背影沉穩地將那根法杖拄在地上,那高過頭頂的鈴鐺在微風的吹拂下發出清脆的聲響。只是那一刻,恍若隔世。

    祭壇的四周,被圍上了一圈木質的欄桿,并不是很粗的紅白長紗纏繞在了一起,點綴著單調的矮欄桿。只有在靠近鴛鴦的方向,留出了一條供人行走的臺階。

    十字架上的那只大公雞不知去向了何處,只是眨眼的功夫,原本還在撲靈的雞,瞬間沒有了蹤影。

    恕善兩兄弟站立在祭壇的正中央,衣擺飄飄,仿若天仙下凡一般。

    “恕大師,今日的您真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啊!”褚槐走近祭壇,眼里是藏不住的贊嘆,恕善整個人的身形像是更加得高大偉岸了一般。

    “讓褚谷主見笑了。”聽見了熟悉的聲音,恕善的臉上掛著微笑,雖然氣溫已經回升,但是這風吹在身上還是一陣涼意,即使是在這番涼爽的日子之中,恕善的額間還是泛起了層層汗珠,“沒想到你們真的過來看了,小生還以為因為褚谷主的傷勢,鴛鴦姑娘會不允許谷主出門,沒想到是小生想多了,你們能來,是小生的三生榮幸啊!”

    “哪有恕大師說得那么夸張,只是,恕大師方才確實是驚艷到了我啊!”

    “師父,您到底看到了什么?快跟我講講吧!究竟是什么樣子的?”

    褚槐回頭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鴛鴦,她的表情著急,看著模樣,確乎是對剛剛的祭祀大典萬分得好奇,因為被前面那個西域大漢遮住了視線的緣故,從開始到結束的這段時間中,她一直都是一副不是特別開心的模樣。

    “很好看。”忽然褚槐的心中升起一個有趣的念頭,一絲玩味爬上了他的眼眸,說出了就像無用的廢話,“很熱鬧。”

    “師父?”鴛鴦詫異地看著褚槐,“我怎么覺得您在敷衍我?”

    “嗯,對,我就是在敷衍你。因為那副景色,很是神圣,是一種無法用語言形容出來的感覺。”

    “師父您這說了又與沒說有什么區別?就算我沒有看見,也知道它是神圣的。”

    “鴛鴦姑娘,您若是想看的話,以后可以再來我們這里,小生可以帶您到最前面的位置看。”

    “這樣不太好吧……”鴛鴦露出了為難的臉色,情不自禁地看向了褚槐,而褚槐確實看向了別處,似乎并沒有很注意聽兩人的對話。

    恕善了然了鴛鴦的想法,“若是鴛鴦姑娘不愿意獨自前來的話,也可以與褚谷主一同前來,又或者是姑娘您的心上人,小生也是會隨時歡迎你們的。”

    “那就提前謝過恕大師了。”鴛鴦朝著恕善行了一禮,她在心中暗暗地下定決心,等以后回到夏淵的身邊以后,一定要帶他一起來見一見這里的祭祀大典。

    “對了,鴛鴦姑娘。”恕善從身旁站著的恕惡的手中拿過一個木箱子,遞到鴛鴦的面前,“這個給您。”

    “這個是?”鴛鴦疑惑地看著恕善手中的箱子,并不是很明白,他為何要無緣無故地給自己這個東西。

    “七生蠱,之前就答應了要送給你們。”

    “哥哥?”恕惡一聽恕善要將好不容易才煉成的七生蠱贈與他人,是滿臉的不敢相信,“您瘋了嗎?我們花了這么多的時間與精力才完成的,您這么能說送人就送人呢?”

    “不過是個七生蠱而已,恕惡你又為何如此斤斤計較?”

    “您......您真是不可理喻!”恕惡冷下了臉,甩袖就往樹林深處走,“我先回去了,不過我可是很樂意旁觀諭神寨在您的手中沒落下去。”

    “恕惡,你少丟人現眼了。”恕善看向恕惡時,表情是那樣的陰沉,但是卻在轉向兩人的時候又恢復了以往的微笑,“抱歉啊兩人,恕惡不懂事,還請你們不要放在心上。”

    鴛鴦的臉上浮現了擔憂:“令弟說的也不是毫無道理,七生蠱本就是象征了你們諭神寨的命運,將如此珍貴的東西這么輕易地就送給我們,這樣真的好嗎?”

    “無礙,有過一次的經驗以后,之后再煉成七生蠱的可能性會比之前打很多。”

    “可這一次不是因為碰巧才......”

    “即使是碰巧,也讓小生大約地了解到了想要煉成七生蠱最重要的一個步驟是什么。”

    “該不會是......”

    鴛鴦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恕善打斷,“鴛鴦姑娘,您也莫要過問了,等回到府中的時候,小生便教您該如何去使用七生蠱吧。雖然小生從未在人的身上嘗試過,但是有老寨主傳下來的文獻,小生覺得,應該是和別的蠱差不多的方式吧。”

    “那我們還等什么?快些回去試試吧!”鴛鴦聽到此,瞬間把方才還想繼續問下去的懷疑給拋到了腦后,只剩下了激動與躍躍欲試,終于!終于要等到這一天了!

    “那......褚谷主?我們回去吧?”

    “嗯,你們走前面。”褚槐淡淡地回道。他背過了手,故意做出一副深沉的模樣。

    恕善看著褚槐并沒有要跟上來的模樣,剛要開口,卻被鴛鴦攔了下來,她看向褚槐的神色中帶了一絲狡黠,“恕大師,您先別管師父了,他不過是不識路罷了,他過會兒便會自己跟上來的。”

    聽得褚槐望向遠處的身影一僵,鴛鴦也真是的,怎么就這么給說出來了呢?大家心知肚明難道不好嗎?

    “也是。”恕善忽然想起那天夜里的褚槐竟直接繞過了祭壇旁的木屋,找到那個山洞里。原本還想著是因為天色太黑,他看不到路的方向,現在想來,竟是他原本就不識路,真是人不可面相啊。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qq捕鱼达人大概一天能赚多少 双色球大额大复式 彩票777群 焰午三d官方网站 狂野之血哪一关最赚钱 重庆时时彩有可能赢吗 中国恶作剧赚钱 快乐10分秘籍 新浪体育综合棋牌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中奖规则 pc蛋蛋玩法 想玩真人街机捕鱼游戏 98游戏官网 山西11选5推荐7月16日 伊拉兔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