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23、打敗拳王

    程豪當著所有人的面, 說自己能贏尤斯塔斯, 是把仇恨吸引到自己身上,也是在挑釁尤斯塔斯, 讓尤斯塔斯答應。(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尤斯塔斯答應之后,程豪就松了一口氣。

    甚至就連觀眾都不鬧騰了。

    對于看拳擊的人來說,八卦雖然重要,但他們最期待的,還是比賽。

    當然,現在他們不期待看到一場精彩的比賽, 只希望尤斯塔斯把程豪給打趴下。

    電視直播的收視率就沒掉,看電視的人聽到程豪的大話,都覺得生氣。

    “這個黃種人他瘋了?他竟然覺得他能打敗尤斯塔斯!”

    “因為一個新聞有了點名氣, 他就覺得他無敵了嗎?”

    “他連職業拳賽都參加不了, 竟然還想打敗尤斯塔斯?”

    “太可笑了, 我要看他是怎么被得滿臉血的!”

    ……

    看電視的觀眾都這樣,現場就更不用說了。

    但即便如此,比賽也進行了下去。

    程豪是去年上半年受傷的,受傷之后他養得還挺好,之后有沒有拉下訓練, 體重增長了一些, 竟然差不多已經有九十公斤了, 跟尤斯塔斯的體重相差不多。

    而等他們稱過體重,就一起走上了擂臺。

    程豪已經換過衣服,他肩膀上猙獰的傷口就露了出來。

    拳擊運動員常常手上, 但身上一般是沒有疤痕的,尤斯塔斯的身上就沒有疤痕,但程豪不一樣,他不止肩膀上有傷痕,肚子上也有。

    當然,沒幾個人注意他肚子上的傷口,大家注意的,都是他肩膀上的傷口,就連電視臺的評論員,都說了起來:“程之前的新聞,大家應該都看過!現在看來,他受傷真的很嚴重!這樣的傷勢是會影響行動的,不知道他為什么還能有這樣的自信,覺得他能贏過尤斯塔斯。”

    “他們要開始比賽了!尤斯塔斯雖然已經三十多歲了,但他的狀態還是非常好,他的團隊里的人都滿臉自信,再看程這邊,他這邊的安靜極了,都沒人說話!”

    “克勞德一直在喘氣,我之前以為他是因為緊張,現在看起來,他或許是真的病了,他身邊有醫生在跟他說話,但他似乎不想搭理那個醫生。”

    ……

    電視評論員說的話,正在比賽的人是聽不到的,這會兒,程豪和尤斯塔斯站在清理過的擂臺上,已經準備戰斗了。

    “程,你確定不在比賽前認輸?”尤斯塔斯看向程豪。

    程豪道:“這話應該我問你。”

    尤斯塔斯笑了笑,突然道:“喬治和克勞德,值得你這樣?”程豪這時候是上臺,無疑是為了老喬治和克勞德。

    程豪道:“我是想報仇。”

    尤斯塔斯不說話了,只是看著程豪的目光,滿是嘲諷。

    當初程豪受傷,他們公司的人特地去了解過他的情況。

    他的傷很嚴重,基本上不可能再打拳了。

    現在他這樣子上擂臺……他是不是可以徹底廢了程豪?

    兩年前他去找過程豪,結果程豪面上表現地很好,私底下卻站在老喬治那邊……從那時候開始,他就對程豪有意見了。

    現在要和程豪比賽,他很樂意。

    尤斯塔斯的眼里滿是興奮,程豪的眼里卻滿是凝重。

    他對尤斯塔斯,是真的很厭惡。

    不僅僅因為老喬治,也因為他自己肩膀上的傷。

    這大半年里,他的肩膀常常會疼,他不可能不去恨oc公司的人,尤斯塔斯就是其中的一員。

    還有今天這場比賽。

    意識到oc公司的人對克勞德動了手腳之后,程豪就一直很生氣。

    他們在這次的比賽里對克勞德動了手腳,上輩子是不是也動了手腳?

    那時候的克勞德,是不是滿身不適地上了擂臺,才會被打到癱瘓?

    程豪和克勞德相處了那么久,雖然偶爾會嫌棄一下克勞德,但其實也已經把克勞德當成親人了。

    甚至克勞德對他來說,重要性是超過老喬治的。

    正因為這樣,只要想到上輩子克勞德遇到的事情,他就覺得難受是。

    那時候的克勞德,應該還是被切斯特扔到了老喬治那里的。

    老喬治的脾氣很不好,克勞德又是孩子心性,沒有自己在中間充當潤滑劑,克勞德肯定受了很多苦,訓練過程應該也更為艱難。

    所以一直到幾年后,他才開始比賽。

    但有人害他,他癱瘓了。

    他和安迪的那場比賽,后來的拳擊手都會看,也都會可惜一下他這個拳擊手,但沒人關心他以后的生活,也不知道他上輩子后來,克勞德過的是什么日子。

    程豪的心里充斥著各種情緒,非常難受,但他深吸了幾口氣,把那些情緒全都壓下去了。

    打拳的時候,不能有太多不必要的情緒。

    程豪一邊熱身,一邊閉了閉眼睛,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眼里就已經沒有仇恨了,只剩下必勝決心。

    他能贏,他一定能贏!

    他是最強的!

    程豪每天都會告訴自己自己很強,這時候也給自己做了心理建設,身上的戰意越來越濃。

    他已經很久沒有跟人打拳了,現在他就希望,自己可以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場。

    裁判的哨聲剛剛響起,程豪就沖向了尤斯塔斯。

    尤斯塔斯也做了同樣的選擇。

    他很清楚,自己必須贏,還一定要贏得漂亮。

    他的擁躉,基本上都在看著這場比賽。

    克勞德已經打敗過兩個拳王了,說實話他輸給克勞德,關系不大,但他要是輸給了程豪,就不知道別人會怎么樣看他了!

    所以,他直接就攻擊了。

    尤斯塔斯的拳頭,是朝著程豪受傷的肩膀去的,而程豪處在那種玄妙的狀態里,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一點。

    他躲開了尤斯塔斯的拳頭,左手還給了尤斯塔斯一拳。

    不管程豪和尤斯塔斯比賽前,觀眾是什么樣子的,他們開始比賽之后,大家就一心看比賽了。

    “那個黃種人一定會輸!”

    “尤斯塔斯一定很快就能把他打趴下!”

    “他竟然挑戰尤斯塔斯,真是昏了頭了!”

    ……

    人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絕大多數人都在喊叫尤斯塔斯的名字,也就只有高爾頓等寥寥幾人,在喊程豪的名字。

    結果,比賽一分一秒地過去,程豪竟然沒有被打倒。

    甚至于,等第一個回合過去,程豪也還好好的。

    第一個回合結束,就能休息一分鐘了,當程豪和尤斯塔斯被裁判分開,所有的觀眾都有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之前叫囂著程豪一定會輸的人,現在也閉上嘴巴不說話了。

    程豪完全沒有要輸的意思!

    現場的觀眾都有點懵,看電視的觀眾也愣了。

    李敏儀在程豪上臺之后,一直很焦躁,他的兒子更是在旁邊不停地說程豪的壞話,可現在,父子兩個一起愣了。

    程豪的表現太好了!

    他受過傷還能有這樣的表現……

    李敏儀沉默下來不說話了,李敏儀的兒子也訕訕的:“他是挺厲害的……等等,他該不會根本沒受傷,之前的那一切都是假的吧?”

    李敏儀一巴掌打在兒子的腦袋上。

    程豪當然是真的受傷了的,事實上,開始休息之后,他就感覺到自己的肩膀疼了起來。

    “程,感覺怎么樣?”老喬治擔心地問道,克勞德也可憐巴巴地看著程豪。

    “我沒事,一點感覺都沒有。”程豪道。

    雖然程豪這么說,但老喬治和克勞德都不敢相信,只是他們不相信也沒有辦法,這個時候還是要進行比賽。

    “我一點事情也沒有,別擔心。”程豪道,走到擂臺中間去。

    而這個時候,尤斯塔斯也已經走到了擂臺中間,驚疑不定地看著程豪。

    尤斯塔斯在比賽之前,一直覺得自己很輕松就能贏,但當比賽真的開始,他卻意識到不對勁了。

    程豪的表現,根本就不像是受過傷的!

    他的右手一點問題都沒有,出拳的力道是那么重!

    這個人,之前真的受傷了嗎?

    尤斯塔斯懷疑地看著程豪。

    程豪突然朝著他笑了笑:“我之前根本就沒有受傷,你打得過巔峰狀態的我嗎?”

    尤斯塔斯臉色大變。

    當比賽繼續開始,程豪很快就進入了那種特殊狀態。

    進入這種特殊狀態之后,他身上的疼痛就消失了,或者說他感覺不到了。

    這一刻,他就只知道一點,知道自己要贏。

    至于要怎么贏,當然是竭盡全力!

    程豪飛快地進行攻擊,速度非常之快,更重要的是,他的右手非常靈活,一點不像是受過傷的。

    尤斯塔斯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他突然注意到了一些之前沒有注意到的東西,比如說程豪右手胳膊上的肌肉非常漂亮。

    按理他將近一年不能訓練的話,胳膊上的肌肉,是沒辦法保持到這么好的。

    所以,他之前真的沒有受傷?

    他很久以前,就已經認識到程豪很強了,程豪可以打敗安迪,他雖然沒有參加職業比賽,沒有競爭過拳王,但尤斯塔斯很清楚,他的實力不比克勞德差!

    他現在狀態已經越來越差了,連安迪都打不過,遇上程豪……

    尤斯塔斯的心態崩了。

    程豪最近進行了訓練,但也只是恢復到了以前的狀態而已,不僅如此,他肩膀上的傷,到底還是影響到了他的。

    如果尤斯塔斯心態不崩,程豪不一定能贏。

    但尤斯塔斯的心態崩了。

    程豪還處在那種玄之又玄的狀態里,之前他跟尤斯塔斯勢均力敵,等尤斯塔斯的心態崩了,他就開始乘勝追擊,把尤斯塔斯打得連連后退。

    臺下呼喊尤斯塔斯的名字的人,都喊不出聲了,也就只有高爾頓的聲音越來越響亮:“程!程!”

    臺下有尤斯塔斯的擁躉,也有喜歡克勞德人,之前克勞德不參加比賽,他們都很失望,對克勞德和程豪都有意見,但現在程豪交出了一張這么完美的答卷,情況就完全變了。

    喜歡克勞德的那些人,開始呼喊程豪的名字。

    甚至就連克勞德都興奮了,上躥下跳地喊程豪的名字:“程!程!”喊著喊著,他透不過氣來了,就休息一下再繼續喊。

    而這么喊的,還不知他。

    卡特先生熱淚盈眶地喊了起來:“程!程!”

    程豪竟然還能打拳,卡特先生太興奮了!

    他之前一直賠錢,心里難受的很,但現在程豪還能打拳,那他以后,就不用擔心賠錢了!

    尤其是今天這么一場比賽下來,程豪的名氣肯定全國上下都知道,一點都不弱于克勞德!

    擁有這么一個拳擊手,他的公司要賺翻了!

    “程!太棒了!”卡特先生喊著喊著,開始抹眼淚。

    而這個時候,第二回合結束了。

    尤斯塔斯經驗豐富,非常會躲,并沒有被程豪打倒,但已經顯露了敗像,程豪呢?他看起來還有余力。

    這次休息的時候,尤斯塔斯的臉色更加難看。

    他想起了之前他看程豪比賽,分析程豪的情況時得出的一個結論——程豪的耐力很好。

    別的拳手打了幾個回合之后,會非常累,但程豪不會。

    有時候,程豪一開始落在下風,最后也能贏。

    可他打從一開始,就打不過程豪,落在下風,接下來還能贏嗎?

    尤斯塔斯開始懷疑自己。

    程豪忍著肩膀的劇痛,卻笑著看向老喬治等人:“你們放心,我一定能贏!”

    “尤斯塔斯算什么?我肯定可以把他打趴下!”

    “老喬治,我一定幫你打斷他的肋骨!”

    ……

    老喬治他們的臉上,都露出笑容來。

    之前程豪提出要代替克勞德進行比賽的時候,電視臺的評論員也是說了些陰陽怪氣不太好聽的話的,但這會兒,他言語間已經對程豪非常推崇了。

    他甚至開始可惜,之前的職業拳賽程豪沒有去打。

    而這個時候,第三個回合開始了。

    尤斯塔斯的心態已經徹底崩了,程豪出拳的時候卻更加兇猛……

    “尤斯塔斯,加油!”

    “堅持住!尤斯塔斯!”

    “尤斯塔斯!”

    ……

    尤斯塔斯的擁躉們喊著尤斯塔斯的名字,進行最后的掙扎,也就是這個時候,尤斯塔斯被打到了。

    “起來啊!尤斯塔斯!”

    “快起來!”

    “上啊!”

    ……

    觀眾給尤斯塔斯打氣,鼓勵尤斯塔斯起來。

    尤斯塔斯也想起來,他很清楚,這場比賽要是輸了,對他的拳擊生涯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他要是可以退下去也就算了,他偏偏還退不下去。

    這些年,他花錢一直大手大腳的,不僅沒有存下錢,為了買房買車,還有為數不少的貸款。

    尤斯塔斯想要爬起來,但他爬不起來。

    裁判開始數數,他一直沒有爬起來。

    他輸了。

    尤斯塔斯趴在地上,面無血色。

    程豪這個時候,卻已經從特殊的狀態里出來了,開始朝著觀眾揮手。

    他只揚起了自己左手,他的右手已經抬不起來了,但他還是很高興。

    他贏了!

    非常非常喜歡尤斯塔斯的觀眾開始哭泣,但也有至少一半的人,開始激動地喊程豪的名字。

    程豪打敗了一個拳王,他的地位跟之前,已經完全兩樣了。

    他還這么年輕,所有人都覺得,他會是一個新的拳王。

    他的前途,和克勞德一樣,不可限量!

    “程!你太棒了!”

    “程!”

    “狂暴小子!”

    ……

    觀眾們呼喊起來,喬治跟卡特先生抱在一起,兩人一起哭了。

    終于,主持人走上了臺,詢問程豪:“程,你打敗了尤斯塔斯,你現在有什么想說的嗎?”

    程豪道:“有!”

    “你想說點什么?”主持人問。

    程豪大聲道:“我想說,我這么強,還愿意跟著老喬治,就因為他沒有問題!他是個很好的經紀人!”

    作者有話要說:  今天第二更~=3=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买挂平台 ag平台皇家赌场娱乐城 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139彩票网 湖南幸运赛车有哪些玩法 进哪里的工厂最赚钱 西游记之四海龙王捕鱼 手机农场偷菜赚钱游戏下载 边工作边玩怎么赚钱 专业线上彩票投注网站 打牌软件可以赚钱的 爱玩棋牌充值中心 福彩燕赵风采排列7 快递加盟怎样能赚钱吗 襄阳这边卖肠粉赚钱吗 山东11选五全天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