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221章 龐大的生發市場(四更求訂閱)

    趁著這個任務,江博直接把起點讀書賬戶里的余額,全部清空。(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加上原有的那點,現在的消費值總額來到了1686點。

    而且這類打賞消費,也算敗家,使得江博的主線任務進度,又被往上推了近10%。

    980萬軟妹幣砸入起點,自然引起了巨大的波瀾,沈靜這邊就不說了,不但月票第一,還獲得了5個億起點幣的打賞,對江博千恩萬謝,一陣猛舔。

    俞婉在知道此事后,也有些傻眼,她當時給江博發微信,其實并不是為了說沈靜的書,只是想找個借口和他多聊聊。

    可誰知道,他居然……不但幫沈靜的書發紅包推到月票榜首,還給她打賞了500萬軟妹幣。

    看得俞婉眼睛都紅了,好多錢呀。

    除此之外,起點的客服小姐姐還專門打電話給江博詢問了一番,確定不是消費出問題之后才掛了電話。

    月票第一,應該是沒得跑了。

    不過,現在才剛剛月中,任務結算得等到下個月月初才行,對此,江博倒也不急,這五百積分,基本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扔開手機,江博站起身來伸了個攔腰,只覺渾身舒坦,筋骨強健。

    自打剛才和樂詩曼開過車后,江博發現體內的那股火氣,便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肌肉細胞、神經和大腦,統統得到了放松,他感覺自己整個人,從來沒有這么舒暢過。

    “或許,這就是人吧……”江博微微笑道。

    人就是群居動物,不管是生存還是繁衍,都必須依賴社會族群。

    一個正常男人,長時間壓抑自己,不但心態會出現變化,連精神也會變得不正常。

    回想起來,江博覺得自己現在的狀態,確實比之前好了不少。

    對普通人來說,剛才幾個小時的輸出,肯定腰子都開始報警了,但對于他這么一個能級9(11)的人而言,只是一次簡簡單單的排解乏悶罷了。

    不過,他倒是心滿意足,神采飛揚了,可樂詩曼,卻是苦了。

    她當時那情況,回去之后,不好好躺個兩三天,恐怕精力是難以恢復的。

    ……

    11月17號。

    相較于女人那點事兒,實際上江博更加鐘愛自己的事業和money。

    沒有閑著,早上起床用過早餐之后,江博就給莊淼打了電話,讓他通知下去,召集中潤醫藥公司的管理層和實驗室負責人,準備召開會議。

    上午10點。

    中潤醫藥公司,一間寬敞的大會議室中,此時此刻已經聚集了四五十人。

    許斌來到這里的時候,發現氣氛有些緊張,一問之下,才驚訝的發現,公司居然換了新老板。

    之前他一直窩在實驗室搞實驗,公司被收購這事兒,公司高層捂得很死,在出結果之前,實際上沒多少人知道具體情況。

    自然而然的,一個心思鉆研實驗的許斌,不知道公司換了老板其實很正常。

    隨便找了位置落座下去,許斌等了十幾分鐘,也沒見到新老板,倒是把老對手劉永昌給等來了。

    中潤醫藥公司,目前一共有兩個實驗室,1號實驗室是劉永昌在負責,專門研究‘有益的靶向減肥藥物’。

    2號實驗室,則是許斌目前負責的有關‘生發藥物’方面的研究。

    因為公司近兩年的效益不好,資金緊缺,盡管新產品的研發沒被放棄,但投入卻有了很大的縮減。

    錢就這么多點,你有了我就沒有,導致兩人在研究經費上,經常爭得面紅耳赤。

    劉永昌的年齡與許斌差不多大,來到會議室后,坐在許斌旁邊的椅子上,故意朝他笑了笑:

    “老許,你手上那個項目進展如何,有突破了嗎?”

    許斌面皮微抖,淡淡地斜了劉永昌一眼,“有沒有進展,關你什么事?”

    他和劉永昌其實也沒多大矛盾,就是在研究上有分歧,兩人私底下的關系,實際上沒那么糟糕,就是碰到了忍不住互相噎對方幾句。

    劉永昌輕笑道:“怎么不關我的事?你研究沒進展,就趕緊把你那個項目停了,然后過來幫我弄。

    你說說你,一個前途無光的項目,你瞎費什么勁兒啊,多少大牛都跪在你那生發項目上了,你還不死心,覺得自己能研究出來?

    那至少也是諾獎提名級別的研究項目,哪有那么好突破的。”

    據世界衛生組織的不完全統計,全球范圍內,受脫發影響的人群有10億+。

    其中以西方國家最為嚴重,比如歐洲的平均脫發人群,就高達32%以上,甚至有的國家達到了45%以上。

    所以,如果有人把治療脫發的藥物研究出來了,那不但能聲名大噪,有機會獲得諾貝爾生理或醫學獎,還能為生發市場注入極大的活力。

    10億+的脫發人群,這個市場太大了,隱藏價值簡直嚇人。

    不過,從上個世紀開始,就不斷有人在做這方面的研究了,但因為方向沒找對,或者其他各種難題,最后都不了了之。

    劉永昌覺得,以許斌的水平,加上現在中潤醫藥公司的境況,要想在那么多研究者中脫穎而出,是件比較困難的事情,幾率小到不足1%。

    所以,還不如暫停許斌手上的項目,把經費騰出來給他搞減肥藥方面的研究。

    他這個項目好歹公司本來就有點市場基礎和研究基礎,因此做起來更容易,也更有機會成功。

    許斌聞言,冷冷地盯了劉永昌一眼,道:“我能不能研究出來,你說了不算,倒是你,一直霸占著公司最多的研究資源,我看你也沒搞出個什么花樣來。”

    劉永昌道:“這你大可放心,我那邊也快有突破了。不過老許,咱們斗嘴歸斗嘴,吵架歸吵架,但我可要提醒你了,現在公司換了新老板,脾氣和性格都不清楚,你得小心點了。”

    “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聽到什么風聲了?”許斌心里一凜,連忙問道。

    “我不知道,反正感覺你這個項目有點懸了。”劉永昌搖搖頭,又笑道:“不過,你那實驗室關了也好,關了之后過來給我打下手,豈不是正好?”

    “呵,做夢吧你。”許斌哼了一聲。

    就在這時,李方晨快步從外面走進會議室,清了清嗓子:“我看,人差不多都到齊了,距離會議時間,還有幾分鐘,我先提前說幾句。”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秒速飞艇开奖记录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2期 现在做瑜伽教练赚钱吗 云南时时彩简介 极速快乐十分遗漏 演讲赚钱最快的方法搞笑演讲 e球彩规律 梦幻现在新区还赚钱吗 杠杆原理赚钱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64期 英国低物价怎么赚钱 黑色沙漠台服最快赚钱 c罗皇马总进球 利赢彩票苹果 百练赛无限小 白金英雄坛说2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