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102、時錦自殺

    一個煙盒, 兩個冤案, 加上一件國外拍賣會出現過的天價瓶子,卻把所有的內容都連上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就像穆辭宿猜測的那樣, 羅茜的父親的確是發現了驚天秘密才會被滅口。而后面羅茜母女一直過得安穩,只是被監視,原因就是因為羅茜父親臨死前藏起來的這件東西。

    孟家那個小孟總沒有拿到東西, 所以不敢輕易下手,也怕萬一動手,原本不明就里的羅茜母女把這煙盒留給別人,或者因為突如其來的絕境而發現了什么真相。

    直到穆辭宿出現,拿到煙盒, 孟家人終于找到了鏟草除根的機會。可惜千算萬算少算了一個傅昭華。

    傅昭華動作太快,轉頭就把相關人員都護住了。小孟總棋差一招,只能忍耐。不得不陷入被動。

    “說不定連那個楊日昌都是故意送到哥哥面前的。要不然你們怎么會那么巧, 哥哥你跟蹤楊日昌去向,然后就打到了羅茜小姑父的車?”

    “不,不止是這個。”穆辭宿搖頭,“我是在大年三十遇見楊日昌的。當時因為沒有買到餃子,我隨意走走, 才走到哪里。孟家那個工地根本就沒有什么急活兒,何必叫他們大正月里加班?這本身就很蹊蹺。可我當時沒想那么多。”

    “誰能想到呢?畢竟一切都是這么巧合。”傅昭華的眼里多了一絲寒意,“恐怕時家案子的時候,孟家人就盯上你了。”

    穆辭宿點頭,“我覺得也是, 如果這塊地之前真的是掛在時家名下的話。還有那個監控,你們不覺得有點意思嗎?活生生的人憑空就消失了。楊日昌說,出來作證的那一撥,他根本見都沒見過。”

    “這附近拆遷的不少,像這樣的爛尾工地還有別的嗎?”

    “有。”這次說話的是那個刑警,“原本煙廠舊址往北六公里,還有這么一個工地,我沒記錯,也是孟家名下的。”

    “事兒很明白了,去查那個煙廠,看看他們到底生產了多少類似的煙盒。”

    穆辭宿和傅昭華對視一眼,都覺得這案子已經很明了了。這根本就不是什么農民工討薪案,而是一起性質及其惡劣的文物走私案。

    “那煙廠多半是個幌子,別的古董煙盒都是假的,這些畫著特殊圖案的煙盒才是真的。而這些煙盒的用處應該是傳播他們走私的文物類型。時家有屬于自己的走私通道。”人走了之后,穆辭宿和傅昭華把知道的內容大致總結一下。

    “沒錯。孟家和時家有合作。走私的內容也都是一樣傷天害理,被發現要掉腦袋的。可也正是這樣,反而促使了他們狼狽為奸。”

    “對,美人和古董都是那些有錢人感興趣的東西。只要弄到了國外,上了拍賣行,買下來就是可以見光的。不僅可以名正言順的帶回國,還能反手吹捧自己一波愛國情懷。”

    “沒錯,我剛才又查了一遍這一批老物件的拍賣結果,除了一件是被個m國人買走,剩下的都是在自己人手里。真的是太巧了。”

    “是啊!每次都碰上華國富商,還每次都是帶著足夠的錢來的。這個煙盒也有趣,弄得像是普通的古董,一旦某天被發現,還可以推說是什么特殊款式。不聯系到一起,真沒人能發現。只覺得順理成章。畢竟那會,可流行收集煙盒。誰家沒有幾個隱藏款?”

    “所以羅茜的父親八成就是發現了這個秘密所以才會被滅口。”

    穆辭宿沉默了一會,“我覺得楊日昌沒準也是。昭華你說,那個監控他們是怎么辦到的?”

    傅昭華想了一會,“我和你猜得一樣、這工地一副洗腦式宣傳企業文化,如果單純是為了衷心就太扯了。而且從他們會抽調資深員工去干別的工作來看,應該是還有一個類似的工地,或者說,模樣和這個工地一樣的地方讓他們可以安裝監控,并且來回人員流動。”

    “只有這樣才能解釋為什么楊日昌在工地干了七個月,可后四個月卻影蹤全無。我記得那個監控錄像沒有被剪輯過。”

    “這就只能等著后續調查結果出來了。”

    “嗯。哥哥別擔心,這兩天別亂走,我怕孟家那頭狗急跳墻。”

    昭華小心翼翼的把穆辭宿往自己的病床上拉。他是真的很不安,孟家這案子已經捅開了。不管結果如何,都是穆辭宿開的頭。孟家想要報復,第一個找的肯定也是穆辭宿。

    傅昭華說什么都不會讓他再一次出事兒。

    山雨欲來風滿樓,接下來的三天,外面的人在緊鑼密鼓的查案,而穆辭宿和傅昭華這頭也一樣十分緊張。

    羅茜和司機一家很快被保護起來。而楊日昌也被帶回了市局小心監控。至于楊日昌老家的妻女,也很快得到了保護。

    孟家這個工地每天進出的人很多,為什么單獨選中一個楊日昌背鍋?他們覺得楊日昌興許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時候發現了什么線索,就像當初羅茜的父親。

    可惜的是,這一切都是猜測,缺少實質性的證據,所有相關涉案人員,不管是孟家人,還是工地的負責人,他們沒有任何資格提審。

    案子仿佛就在這里相住了。

    醫院里,刑警煩躁的和穆辭宿還有傅昭華說相關進度,“很麻煩,只要查下去,就全都是天衣無縫。一點問題都沒有。”

    “孟家這幫老狐貍,可能也是發現我在查他們,尾巴清除的相當干凈。關鍵楊日昌自己也是迷迷糊糊,他連為什么自己會變成替罪羊都不知道!”

    “而且現在孟家人也不是非要除掉他了。”穆辭宿搖頭,“原本孟家人選他,是存著鏟草除根的意思。可現在他們發現楊日昌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放下心來。”

    “是這樣。上面已經下了通知了,如果還是拿不出證據,這案子必須結案,不能再壓了。”刑警嘆了口氣,十分懊惱。

    可穆辭宿卻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時家那頭你查了嗎?”

    “時家?時家的案子不是都結案了嗎?”不光是刑警,就連傅昭華都沒弄明白。

    穆辭宿轉頭看傅昭華,“我也是剛想到的,你記得嗎?你那天對我說,孟家可能從時景春的案子上就盯上我了。可我思來想去,法律援助這一塊有膽子動他們的可不止我一個。光是燕京就有個五六號,每一個都比我資歷人脈要深,沒有道理突然找到我。”

    “你的意思是……”

    “時家的案子我和市局還有老城那邊的片警都合作過。全程參與調查了。”穆辭宿將當時的一些場景在腦海里過了一下,“如果孟家和時家有合作的話,會不會是我當時查到了什么?”

    “不會。”傅昭華很快否定了穆辭宿的說法,“你是協助調查,說白了,你知道的警察也知道,甚至比你更詳細,真要滅口,絕對不是從你開始。”

    “那是為什么?”穆辭宿怎么都想不明白其中的關卡。

    病房里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傅昭華到底是病了一場,身后的窗戶方才透氣沒關緊,這會冷風一進來,他就忍不住跟著咳嗽了兩聲。

    “沒事吧!”穆辭宿趕緊給他倒了口溫水,然后把身后的窗戶關上。

    刑警看著感嘆了一句,“感情真好。”

    “哥哥一直對我都這么好。”傅昭華有點得意,可穆辭宿卻陡然想通了件事兒。

    “我好像知道孟家人為什么找上我,還有那個煙盒。我覺得熟悉,是因為我見過!”

    “什么?”

    “時錦。”

    “和時錦有什么關系?”傅昭華最聽不得這兩個字,頓時就有點壓不住火氣,可這話說完,他也愣住了。

    他明白穆辭宿的意思了。當初時家完蛋,穆辭宿曾經去看過時錦。當時兩人避開監控說了兩句話。

    雖然明擺著是清算和決裂,可穆辭宿和時錦好了幾年,到底知道多少,誰也不清楚。

    如果真是這樣……傅昭華突然有點渾身發涼。

    而那頭的刑警也很快反應過來,第一時間叫人去提審時錦。

    因為這案子和時家扯上關系,所以他們有提審相關涉案人員卻沒有想到提審時錦。

    然而五分鐘之后那邊給了回復,刑警臉色陡然變得難看起來。

    “這不可能!當監獄是什么地方!說自殺就自殺?”

    “怎么回事?”傅昭華趕緊問他。

    “時錦在獄里自殺了。”

    “時望泉和時景春手里都有人命,直接判了死刑。還活著的知情人就只剩下時錦了。”

    “那時望泉的秘書呢?”

    “她什么都不知道。”

    殺人滅口。多么熟悉的套路。尤其是他們看到時錦自殺現場拍下的照片后,傅昭華的臉色頓時變得更加難看。而穆辭宿也一樣瞇起眼。

    這個場景他太熟悉了,穆辭宿記得清楚,上一世,他將時家斗倒之后,時錦也是死在了獄里。自殺,就和現在的這個死法一模一樣。

    開始是獄里其他犯人對他指責,句句都戳中時錦的肋骨邊,讓他痛不欲生。

    接著在痛苦過后,大徹大悟,覺得自己不配為人,用身上的衣服吊死了自己。

    重生前,穆辭宿以為這是時錦別的仇家朝他下手,現在穆辭宿明白了,這不是尋仇,而是滅口。動手的人就是孟家。

    所以上一世的自己后來怎么樣了?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哪个银行理财比较赚钱 休彩福建36选7 3d和值13直选号码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带坐标准 AG水上乐园 腾讯游戏赚钱收入排行榜2015年 爱购彩游戏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直绝招 皓月至尊能赚钱吗 七乐彩杀号推荐 电玩千炮捕鱼街机版 梦幻西游五开赚钱怎么选门派 问道手游天书怎么赚钱 倒腾路由器赚钱吗 广东11选53-gcp彩票网爱拼d 内蒙古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