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此生自笑功名晚

    魑魅魍魎最終都是一片魅影,守得云開自然月明。(www.rkxicyp.com.cn)

    ------

    “繁華,你喜歡我的才華為什么就不能愛上我?”

    愛?

    惡心。

    至極!

    “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臺,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輿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雖然人品不好,但你記臺詞的功力倒是一流,不做個影視歌三棲藝人,可惜了。”

    “繁華,我知道你還把往事放在心里,但我愛好文字我沒有騙你,我知道你在拿這句諷刺我,但我是始終不是軟弱的,我不是侯方域,你也不是李香君。我們寫不了那出桃花扇。”

    “可能,只有愛文字,這三個字是真的,其他既然都證實了是假的,你也不用再隱藏了。”

    “我不想隱瞞你什么,我知道自己對不起你,但是你可不可以來聽聽我的演唱會。”

    “明一帆,我和我爸現在沒什么關系了,和虞姬也沒什么關系。我對你而言壓榨不出更多的剩余價值。”

    “你想多了,我前些天在微博里看到你的新聞,這才想辦法聯系到你,我記得你從沒聽過我的演唱會,我請你聽一場,也算彌補我的遺憾。”

    “看在你剛才桃花扇背的一字不差的面子上,我去看看。看你能唱的出怎么個“姹紫嫣紅開遍賞心樂事誰家院”來?。”

    孟繁花接過明一帆的演唱會門票,頭也沒回。

    她為什么不喜歡娛樂圈,爾虞我詐,讓她反感,而欺騙感情讓她痛心。

    明一帆眼神里閃過的狡黠她沒來得及看到,如果看到,想必不會將良辰美景付給那狼心狗肺。

    接過來的演唱會門票,她不是不知道意味著什么,只是她必須要這么做。

    每一條要走下去的路,都有不得不這樣走下去的理由。

    孟繁花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比起明一帆,比起人們的遺忘,孟繁花更需要大事件來造成假象,迷惑要迷惑的人。

    網絡是把雙刃劍,利用的好,能收獲的,該收獲的,都少不了。

    赫赫看著門票,一把拉過孟繁花,壓低了聲音,就差聲淚俱下。

    “瘋了嗎?”

    “怎么瘋了?”

    “如果讓人拍到你去看了這個演唱會,你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林似樺不得委屈死,難過死,不得對你徹底死心了?”

    孟繁花挑眉看著赫赫,嘴角有那么一絲伶俐,似乎在等她自己參悟。

    果然,赫赫是極其聰明的!

    “不對,你故意的?你故意讓大家知道,對不對?你瘋了嗎?這不是親者痛仇者快嗎?你當初進那娛樂圈除了和虞伯伯對抗,不是也想報復明一帆嗎?你這是在干嘛?”

    赫赫一股腦的說了一堆,全都是疑問句。

    孟繁花按住她的手,她明顯看出來赫赫有些激動了。

    “即將發生的一切,我都推演過了。無非是兩種情況,一,他讓我在舞臺上曝光,二,他良心發現了。很顯然,第一種的概率最大,可是赫赫,我也需要第一種,他利用我,我為什么不能利用他呢?”

    “可是……這樣會傷害你自己,也會傷害林似樺。得逞的不就是明一帆和虞伯伯嗎?”

    “為什么你認為我會傷害自己?會傷害林似樺?”

    “他……會難過。”

    “赫赫,首先,我不是一個高尚的人,我沒辦法永遠都為別人考慮。我和林似樺已經分手了,我如何處理自己的事情不關他人的事。還有,如果他夠聰明,不一定會傷心,他的苦難是你想象出來的,事情還沒發生,誰都無法確定走勢如何。只要在我掌控以內,不會出妖蛾子。”

    “可是……”

    “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不是什么好人,我只為自己而活。”

    赫赫眉眼低垂,她很清楚孟繁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即便她現在如此放狠話,不過是因為給自己打氣罷了。

    她真是那樣一個人嗎?

    不見得。

    孟繁花見赫赫情緒低落,在她手上畫了兩個圈,撓撓她的小手心。

    百試百靈的小套路。

    赫赫果然忍不住,笑了兩下。

    “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虞承衍贏了一局,我要搬回來。”

    “可是,我討厭明一帆。”

    “我親自下場,他的好日子,你覺得還會多嗎?”

    “這樣,你太辛苦了。”

    “讓他們痛苦,我甘之如飴。”

    孟繁花的堅定始終,讓赫赫無法拒絕。

    她只能聽她的,必要的時候,還要配合她。

    “記住,安撫好秋秋。秋秋是林似樺關鍵的一步棋。記得了?”

    “秋秋也會傷心吧。”

    “你能讓他明白的,對不對?如果秋秋能懂得,林似樺也就會懂得。”

    赫赫知道孟繁花的用意,秋秋不信孟繁花,但信赫赫。

    林似樺不信孟繁花的鬼話,但他信任秋秋。

    如此,癥結在秋秋,鑰匙在赫赫手里。

    赫赫必須首先要知道,而且要明白,接下來的事情才好辦。

    迷惑虞老板,不用點大招,恐怕是不行的。

    一番?

    明一帆覺得自己的詭計幾乎已經得逞了。

    孟繁花當年被你算計,是因為心里有好感。

    如今她更像是一個撒旦,一個魔鬼,一直等待著機會的出現。

    你不但不跑,還往她的坑里跳。

    也不知道是誰坑了誰。

    一語成讖。

    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則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如花美眷,孟繁花如今是孟繁花,不再是你記憶里的虞繁華。

    明一帆吶,你背叛她,讓她嘗盡了這酸楚,怎么有臉面對她?

    她好意思原諒,你是否好意思接受呢?

    似水流年,往事不能重來,往前走,撕掉所有情面,只剩下最后一層窗戶紙。

    孟繁花仍舊保留了一分余地,如果是第二種,他只是請她一場演唱會,往事一筆勾銷!

    一筆勾銷還是一并算賬,都在明一帆的一念之間。

    昨日,只怕世事含糊**件,人情遮蓋二三分。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分分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真人捕鱼大全 圣世霸业可以赚钱 大乐透预测139期历史同期 足彩网官方首页 云南11选5前三 当老公是赚钱工具 名门彩票苹果 手机版五星计划软件破解版 3d建模如何赚钱 大神棋牌大厅 江苏快三遗漏号码 投资15年小本赚钱加盟 碧玉生意 赚钱 排列五走势图彩经 婚后一方赚钱离婚也得平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