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三百九十六章 不敢說

    劉樂可不知道那些人的反應,他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沖進三百米之外的湖邊小筑的隔壁那棟別墅里,一指點住那位沉睡的男子身上,直接提了過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男子拼命怒吼,喊叫:“………………”

    他說的話劉樂一點都沒有聽懂。

    似乎是日語。

    很快,劉樂就確定了,這就是日語。

    劉樂也很驚訝,想不到這還是一個日本人。

    “是他。”把這位矮小的中年男子扔在陸政通面前,劉樂淡淡道。

    這是他用透視眼,親自透視到的,絕對錯不了。

    看到這人,除了陸永清和陸政修之外,所有的陸家人,全都傻眼了。

    “吉川富郎……”陸政通握劍的手,都有些顫抖起來。

    刺穿褲襠。

    劉樂覺得陸政通真狠啊,這是要直接刺穿這位日本人的褲襠啊!

    一定是恨不得把對方閹了了吧!

    然而,讓劉樂意外的是,陸政通直接把劍扔掉,急忙去攙扶這個日本男人。

    “吉川富郎君,你沒事吧!”陸政通神色惶恐,殷勤關切道。

    原來是吉川富郎,并不是刺穿褲襠,劉樂發現,是自己聽錯了。

    而且,陸政通面對這個男人,有點不正常啊!

    這特么,也太刻意的討好了吧!

    “這不可能,絕對不會是你。”陸政通自己開始否認起來。

    陸俊淳也急忙跟著說道:“對,絕對不是吉川富郎先生。”

    他們面對吉川富郎,就像仆人面對主子一樣。

    “槽,老子正在睡覺,這個混球,干嘛要把老子提過來?”

    “這里是陸家,你們要給我一個交待。”

    “害得老子連覺都睡不好,你們陸家,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吉川富郎瞪著劉樂,使用并不流暢的華夏語,罵罵咧咧道。

    那雙三角眼里,滿滿的都是怒火和狠毒。

    他不但仇恨劉樂,連帶著也仇恨起了整個陸家。

    “你們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把老子帶過來?”

    “還敢點老子的穴道,你們是不是不想活了?”

    沒有人敢回答吉川富郎的問題,因為連陸政通都不敢說。

    吉川富郎的身分,顯然極為高貴,要不然陸政通絕對不會小心翼翼。

    而且,陸俊淳還急忙幫他解穴道,結果發現,解不開。

    劉樂的點穴手法來自醫尊,并不是這個世界上的武者可以隨便解開的。

    “快點幫吉川富郎君解開穴道。”陸政通焦急的催促道。

    可是,陸俊淳還是解不開。

    他使出全部能力和力量,都無法解開。

    他不得不嘆息道:“家主,解鈴還須系鈴人。”

    “這種點穴手法非常怪異,也許只有點穴的人,才能解開。”

    “我,實在沒有辦法。”

    “劉院長,快把吉川富郎的穴道解開。”陸政通都朝著劉樂命令了。

    劉樂納悶道:“他睡了你老婆,你不應該直接殺了他嗎?”

    “絕對不會是他。”陸政通再次鄭重的否認道。

    “是啊,不可能是他。”陸俊淳緊隨其后,也拼命的否認。

    劉樂冷笑道:“我可以保證,而且還是親眼所見,他就是你老婆的情人。”

    “就是他睡了你的老婆,你老婆身上的痕跡,都是拜他所賜。”

    “你不殺他,竟然還放了他?這是什么道理?”

    “那你剛才,為何就一劍把他刺死呢?”

    劉樂指住了陸偉的尸體,陸偉死不瞑目,到現在眼睛都沒有閉上。

    這一刻,陸新震不顧一切了:“家主,你不能這樣。”

    “殺我兒子的時候,你毫不留手,導致我的兒子枉死在這里。”

    “現在,真正該殺的人來了,你怎么不殺了?”

    陸政通瞳孔縮了縮,他只好看向唐姍,忐忑不安的問道:“賤人,你說,是不是他?一定不是他,對不對?”

    唐姍也知道,吉川富郎身份尊貴,陸家根本得罪不起。

    自然順著陸政通的話:“不是他,真的不是他。”

    陸政通頓時松了一口氣:“我和吉川富郎親如兄弟,他不可能做出這等事情。”

    只有陸新震,為了兒子,非常不滿,他不顧一切道:“家主,陸政修也是你的兄弟,而且還是親弟弟,當年,你可不是這個樣子。”

    陸政修適時喊道:“是啊!你對我,還沒有對日本人好。”

    “你閉嘴。”陸政通瞪了陸政修一眼,怒喝道。

    隨即,他又瞪向陸新震:“你也閉嘴。”

    陸俊淳大聲說道:“真的不是吉川富郎,絕對不是吉川富朗。”

    陸新震冷笑道:“是不是他,應該問問他,聽他親口所說。”

    “可是,他還沒有開口,你們干嘛就急不可待的上去擦屁股。”

    然后,陸新震怒視著吉川富郎問道:“你和家主的老婆,是不是有奸情?”

    “什么奸情,別說得這么難聽。”

    “我和唐姍只是互相欣賞而已。”

    吉川富郎遠遠的看了唐姍一眼,發現唐姍的裙子被撕掉了,身上也受傷了。

    他頓時無比憤怒:“是誰傷了我的寶貝?”

    眼看沒有人吭聲,他心痛道:“唐姍,你告訴我,是誰傷了你?”

    “看我不弄死他。”

    唐姍心里溫暖,想不到,在這個時候,吉川富郎還在關心她。

    她心里都有些感動了,卻還是不得不說道:“沒有人傷害我。”

    “怎么可能?”

    “那你手臂上的傷,是怎么回事?”

    “那是誰刺的?”吉川富郎柔聲問道。

    陸政通滿臉漆黑道:“是我。”

    吉川富郎怒視陸政通:“你為什么傷害唐姍?她是你老婆,你就這么狠心?”

    陸政通嘆息道:“他背著我偷男人,我恨不得刺死她,刺死那個野男人。”

    吉川富郎冷笑:“偷男人?你說的那個野男人就是我。”

    “怎么?”

    “你難道要殺我不成。”

    陸政通面色狂變,急忙搖頭道:“不敢。”

    陸俊淳也面色狂變,討好道:“吉川富郎先生,請息怒。”

    “哼,我睡了你老婆,你應該感覺到榮幸才對。”吉川富郎不可一世道。

    “是。”陸政通唯唯諾諾,不敢反駁。

    “你竟然還傷打你老婆,還想殺我?你好大的膽子。”吉川富郎怒喝道。

    陸政通膽顫心驚,幾乎跪舔:“我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這時唐姍突然露出一抹燦然的笑容,這一刻,她覺得非常幸福和快樂。

    能入她眼的男人不多,吉川富郎就是其中一個,而且還遠比陸政通優秀。

    只有陸新震大聲痛呼一聲,直接發狂了:“家主,真正的野男人你不殺,卻偏偏殺了我的兒子,你誤殺了我的兒子,我兒死得冤枉啊!”

    眼看陸新震老淚縱橫,陸政通心里也是一陣戚戚然。

    陸政修擦了擦額頭上汗水,感覺真是峰回路轉,路轉峰回。

    趁著這個機會,他急忙說道:“大哥,你現在總算知道嫂子是個善于說謊的賤人了吧!十年前,我也是冤枉的,我根本沒有非禮嫂子。”

    “是嫂子喝醉了酒,主動爬上了我的床,是嫂子非禮了我。”

    “當時,我還以為是我的王麗老婆回來了,所以才……”

    陸政通暴怒,嘶吼道:“你閉嘴。”

    “閉嘴?”

    “我干嘛要閉嘴?”

    “難道我說得不對嗎?”

    “嫂子背著你偷人,都不知道偷了多少,這樣的女人,你不怪,竟然還怪我?”

    “大哥,你真是太慫了。”

    “你不配做我們陸家的家主。”

    “那個給你戴綠帽子的男人就在這里,你竟然還討好他,你還要不要臉……”

    陸政通一劍刺向陸政修:“我叫你閉嘴。”

    當。

    陸永清突然出手,用拐杖把陸政通的長劍擋住了。

    “廢物,你難道還想把你自己的親弟弟殺死嗎?”

    “你要殺的人,應該是他。”

    連陸永清都指向了吉川富郎,還同時指向了唐姍:“還有她。”

    在他看來,吉川富郎該死,唐姍也該死。

    陸家的家風和門風都是他們敗壞的,只能殺了他們。

    “不,不能殺。”

    陸政通的長劍再次落到地上,看向吉川富郎的目光,分明帶著恐懼。

    陸政修急忙跑到陸永清身邊:“祖爺爺,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我是冤枉的。”

    “祖爺爺,你說怎么辦?”陸新震也詢問道,他希望陸永清能主持公道。

    陸偉尸骨未寒,他覺得不能白死。

    陸永清淡漠道:“這個日本人既然敢勾搭我們陸家的媳婦,那就殺了吧!”

    陸政通一陣惶恐不安:“祖爺爺,請您收回這種話吧,吉川富郎殺不得。”

    “為何殺不得?”陸永清已經暗運靈力,隨時準備出手了。

    “因為……我不敢說……”陸政通一臉頹廢,仿佛突然老了十歲。

    “窩囊廢。”陸永清很鐵不成鋼的怒罵一聲。

    “老東西,你要殺我?”吉川富郎聽明白了這些人的話,突然嘲諷道。

    “勾搭我陸家的媳婦,敗壞我陸家門風,你該殺。”陸永清怒喝道。

    “好啊,那你來殺我啊!”

    “我看你可有這樣的本事。”吉川富郎冷笑連連。

    “祖爺爺,請不要動手。”

    陸政通急忙攔了上去:“我和唐姍離婚。”

    “從此,唐姍不管和別人怎么鬼混,都和我們陸家無關了。”

    陸永清一陣失望:“陸政通,你這種人,怎么能成為我們陸家的家主呢?”

    “你不配做家主,不配做陸家人。”

    “你滾吧!從此和陸家再無關系。”

    陸永清忍無可忍,要把陸政通趕走。

    陸政通突然咧開嘴嘿嘿怪笑起來:“祖爺爺,我敬重你,才叫你一聲祖爺爺。”

    “我如果不敬重你,你就是一個老東西。”

    “你以為你還是陸家第一嗎?你以為現在的社會,還是一百年前嗎?”

    “你還活在過去,沒有醒呢!我看,你才不配做陸家人。”

    陸政通仿佛癲狂了,直接頂撞陸永清道。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网易彩票华东15选5 虎牙开播能赚钱么 球探篮球比分直播网 李志靠什么赚钱 sexybeachpr 赚钱 辽宁35选7 青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怎么应用人工智能赚钱 网游法师赚钱类小说 金贝棋牌app 最全的网球比分直播 辉煌棋牌辅助软件 广东快乐10分下载11选5 北京pk10高手技巧 大宗商品股票指数 天津11选5开奖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