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二百八十章 哥要流產

    此時,馬巖所安死死的盯著劉樂,一字一頓的說道:“馬上拿來你的臭腿,把哏寶給我扶起來,并向哏寶下跪道歉,求得哏寶的原諒,聽到了沒有?”

    以他的眼力價,自然看出馬巖哏寶受傷很重,至少那只手是沒法痊愈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機版)

    家主的兒子,竟然被打成這樣,他自然要十倍百倍千萬倍的報復回來。

    “我要是不呢?”劉樂深吸一口氣,平靜下心態,淡淡的問道。

    他知道對方是強者,還是比他強許多倍的強者,可是那又如何?

    敢打白雨韻的主意,敢對他們下手,敢報復他們,他就是死,也不會退縮。

    “那你就只有死路一條,我會把你碎尸萬段,拿去喂狗。”馬巖所安怒不可遏的嘶吼道,“再敢傷害哏寶一點點,我保證讓你后悔這輩子是個人。”

    “那我要是殺了他呢?”劉樂微微一笑,人畜無害,天真爛漫。

    “你敢……”馬巖所安把牙都咬碎了,怒火幾乎把他身邊的空氣點燃。

    “是嘛?你看我敢不敢……”劉樂的神情極為平靜,腳下卻突然用力。

    他直接把馬巖哏寶的肚皮踩在了地板上。

    噗。

    馬巖哏寶的丹田不但破碎了,連整個腹部都直接炸開。

    鮮血伴著腸子飛濺出去。

    瞬間慘死。

    雖然眼睛瞪得大大的,卻還是斷了氣。

    他死的不能再死。

    死得死不瞑目。

    因為馬巖所安已經到了,在馬巖所安面前,他怎么會死呢?

    可是他確實連半點呼吸都沒有了。

    劉樂這一腳,直接用上了真氣,連他的五臟六腑都被鎮碎了。

    就是再牛逼的神醫,也別想救得活他。

    “你,你個混蛋,你竟然敢殺了哏寶?你特么狗膽包天,你,該死!”馬巖所安大吃一驚,接著就是被氣得渾身顫抖,面目猙獰。

    他怎么都想不到,劉樂敢在他的面前痛下殺手。

    他可是馬巖所安吶!

    是修武界靈龍榜排名前百的天才修武者。

    來到世俗界,那都是橫著走的。

    “本來,我只想廢了他,讓他繼續活命,既然你要殺我,那我就不如先把他殺了。就是我死了,也不算吃虧,你說是不是?”劉樂淡淡一笑,平靜的問道。

    馬巖所安暴跳如雷:“我要你拿命抵命,我要殺了你全家……”

    忽。

    他抽出背后長劍,直接抖出十二朵劍花,奔若雷霆,疾若閃電般殺向劉樂。

    劍是寶劍,名為風云,都已經達到半靈器級別。

    在整個修武界,都算得上不錯的寶劍。

    只見那劍身閃得刺眼的寒光,帶著一股血腥氣息,仿佛已經斬殺無數冤魂。

    “長劍貫日。”

    馬巖所安并沒有因為劉樂是真氣境大成武者而小瞧劉樂,他直接使出馬巖家族的風云劍法的最強一式,準備把劉樂的胸膛刺個對穿。

    然后,用風云劍把劉樂挑起來,就像烤肉串一樣,拿去燒烤。

    馬巖所安很強,使出風云劍法還會更強。

    更別說還使出長劍貫日這如雷貫耳的最強一招了。

    據說他曾經使用這一招,斬殺過一位神境小成的外國武者。

    也是從那一戰開始,他登上了靈龍榜,成為一位聞名于修武界的修武天才。

    此時,劉樂更是直面的體會到了馬巖所安的強大。

    因為馬巖所安的風云劍還沒有刺殺到劉樂面前,劉樂就已經被馬巖所安那外放的猶如實質般的殺氣,死死鎖定在那里,幾乎無法移動。

    在殺氣之中,還包含著外放的靈氣,更是把劉樂擠壓得雙腿抖動,顫顫巍巍。

    仿佛地球的引力,突然增大了一百倍,讓劉樂連腳都抬不動了。

    同時,他還無法施展光影步,也無法召喚龍魂刀,他連逃命的機會都沒有。

    在這一刻,劉樂也真正的體會到靈境巔峰武者的強大。

    幾乎強大到了匪夷所思令人絕望的地步。

    絕望到劉樂此時的心頭只剩一個疑問:難道今天要死在這里嗎?

    是的,他感覺要死了。

    被長劍貫日鎖定后,他就像砧板上的一塊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兒。

    劉樂閉上了眼睛。

    他感覺對不起爸爸媽媽,對不起鄧如雪,對不起田晴晴,甚至對不起白雨韻。

    他要是死了,這些人可怎么辦?

    ‘不,我不能死。’他在心中怒吼。

    可是,又有什么辦法?

    他真的太弱了,無法掙脫馬巖新安的劍氣鎖定,無法反擊,無法閃避……

    也就在這個瞬間,小黑龍似乎感應到了他的危險,突然清醒了過來,萌萌的抬頭望了望,傳達給他一道意念:“主人,你可以借用我的力量,殺掉這個混蛋。”

    “雖然我的力量不足萬分之一,但是殺死這個混蛋,還不算太困難。”

    在極致的絕望之中,突然看到希望,劉樂幾乎喜極而泣。

    他想也不想,就立刻答應道:“好,把你的力量借給我。”

    在劉樂同意的剎那間,小黑龍已經在劉樂的丹田里面,快速的旋轉起來,從一只小黑龍變成了兩只,然后是三只,四只……一直到十只。

    十只小黑龍又變成十把一模一樣的一尺來長的龍魂刀。

    十把龍魂刀瞬間合而為一,直接變成一把兩米多長的龍魂大刀。

    刀身流轉著幽冷的黑色光芒,仿佛一個黑洞,可以吞噬一切,消化一切。

    這把龍魂大刀剛剛合成,就直接撕裂劍氣鎖定,突然出現在劉樂手中。

    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猛地涌進他體內,他的身體頓時恢復了自由。

    感覺身體變輕,地球的引力不復存在,好像輕輕一跳,就能跳出地球一樣。

    來自馬巖新安那猶如實質般的殺氣和靈力,就像微風一樣微不足道了。

    劉樂知道,這些力量來自龍魂刀,比之前的龍魂刀整整強大了十倍。

    有了這把龍魂大刀在手,劉樂感覺能把整個文山劈成兩半,砍出深深的狹谷。

    而此時,馬巖所安的風云劍,也已經刺殺到了劉樂面前。

    “去死吧!”劍氣之中,還帶有馬巖新安的怒吼鬼叫。

    劉樂毫不遲疑的舉起龍魂大刀,拼盡全力,猛然砍殺了上去。

    只聽‘咔嚓’一聲響,龍魂大刀直接劈砍在風云劍上面。

    那風云劍應聲而斷,同時變得粉碎,幾乎變成一堆廢鐵渣。

    龍魂大刀砍斷風云劍之后,余勢不減,又直接砍在了馬巖所安身上。

    這一刻,馬巖所安的瞳孔猛地放大。

    他想不到劉樂還有力量還擊,更是想不到劉樂手中竟然還有一把,就像傳說中的神器一般的寶刀,那寶刀的氣息,幾乎能把他的皮膚撕裂。

    他剛剛流露出不可思議的震撼至極目光,還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就從頭到腳,直接被龍魂大刀砍成兩半,死的不能再死。

    就連他的靈魂,都被龍魂刀吞噬,成為了龍魂刀的滋補品。

    只是這點滋補,還遠遠趕不上龍魂刀的消耗。

    龍魂刀直接變小,化為一道黑光,瞬間回歸劉樂的丹田之內。

    看著慘死的馬巖所安,劉樂也有些意外,靈境巔峰武者,就這么不堪一擊嗎?

    “小泥鰍,你說殺死對方不太困難,可是這也太容易了。”劉樂意念傳音道。

    小黑龍已經有些虛弱了,聲音都變得極為細微:“主人,這算得了什么?等我恢復了全部實力,你就是想砍滅了一顆太陽,都只是一刀的事情罷了。”

    “咱能不能別吹牛?”劉樂郁悶,殺個馬巖新安,小黑龍都幾乎累虛脫了。

    還砍太陽?

    臥槽,能不能現實一點?

    據劉樂所知,太陽極熱,高達兩萬多度。

    還沒有靠近都能把人直接燒成渣渣,怎么砍?

    小黑龍似乎無力解釋了,他越發虛弱起來:“主人,為了保護你,為了干掉那個家伙,我強行提升十倍力量,這下子消耗有些大了。”

    “我要沉睡一段時間修煉恢復,你今后萬事小心,可別掛了。”

    “我現在已經和你綁定在一起,你的命,就是我的命,你要明白,我在你的體內,就像你懷上的孩子,你要是掛了,我可能也會夭折的。”

    這些話剛剛傳達完畢,小黑龍直接趴在劉樂的丹田底部暈了過去。

    那凸起的大眼睛緊緊的閉上了,嘴巴卻微微張開。

    還吐出了一截小舌頭,就像死掉了一樣。

    “什么意思?喂,你給我把話說清楚。”劉樂一陣汗顏。

    哥可是男人啊!

    你這個小泥鰍,怎么能說是哥懷上的孩子呢?

    太可怕了。

    真是太可怕了。

    哥要流產,把你這個老是嚇人的小泥鰍流掉。

    然而,小黑龍已經沒有任何回應。

    劉樂都幾乎感應不到它了。

    臥槽,不會真的死了吧!

    “龍魂刀。”劉樂默默的召喚一下。

    還好,龍魂刀突然出現在他的手中,還可以由他使用。

    只是沒有了那種奇妙的心靈感應,也沒有了那種如臂使喚的感覺。

    現在的龍魂刀,只是一把鋒利的刀,不再是小黑龍了。

    看來小黑龍真的累虛脫了。

    意念再次一動,劉樂又把龍魂刀收進了丹田之中。

    不管怎么說,龍魂刀畢竟救了他一命,他是越來越喜歡龍魂刀了。

    就在這時,震驚十萬分的白雨韻,腳步漂浮著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

    “他,他,他死了……”她結結巴巴,說話都很不利索。

    看著馬巖所安和馬巖哏寶的尸體,她顯然還處于極至的震驚和恐怖之中。

    “意外,意外了。”劉樂淡淡一笑,因為他真的沒想直接殺了馬巖新安。

    也真的想不到,龍魂刀能把馬巖新安直接砍成兩半。

    都是龍魂刀太牛逼了,或者說,都是馬巖新安實力太弱雞了。

    什么靈龍榜排名一百的天才修武者,算個屁啊!

    “這是意外?”白雨韻顯然無法相信劉樂的話。

    一位靈境巔峰的修武者慘死當場,如果也能說是意外的放,鬼才相信啊!

    而且,她剛才親眼目睹,劉樂根本不是對手,怎么又把對方反殺了呢?

    雖然想不通原因,但是白雨韻非常激動,非常開心,非常興奮。

    劉樂的深不可測,讓她越發的心醉神迷起來。

    “是啊,剛才你也看到了,我站在這里一動不動,是他舉著寶劍,氣勢洶洶的撲過來要殺我。我只是拿著刀輕輕的擋一下,他就自己撞在我的刀上,自殺了。”

    劉樂一本正經道:“是他自己硬要撞上來的,不管我的事。”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快乐赛车 南通长牌手机版下载 快乐12开奖结果 如何在公园里赚钱 淘宝快3 帮学生回答问题赚钱 宁夏十一选五软件 谁买过真的棋牌辅助 黄金城棋牌安卓下载 小区车库商店赚钱吗 合肥滴滴快车可赚钱吗 傲人沈阳棋牌大赛下载 彩天地娱乐合法吗 lol赚钱不 加盟永辉超市能不能赚钱 中国足彩网竞彩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