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第九十一章 送花圈

    “怎么會這樣?”

    “蓓蓓一定是喝醉了。(m.k6uk.com手機閱讀)”

    “對,都是酒的錯。”

    他們開始幫鄧蓓蓓開脫了。

    當然,如果是劉樂主動的,他們肯定又是另一番說辭了。

    然而鄧長江卻立刻對著他們喝道:“閉嘴。”

    眾人再次安靜下來,全都擠到鄧長江身后,伸長了脖子看回放。

    只見鄧蓓蓓不但用胸脯蹭劉樂的臉,還一下子把劉樂推倒了。

    直接騎在劉樂身上,就要撕扯劉樂的上衣,還伸出舌頭,去跪舔劉樂的胸脯。

    天吶!

    簡直不忍直視啊!

    在劉樂要把她推開時,她竟然突然喊起了救命。

    隨后,房門被推開,鄧秀娟和鄧秀蛾,林家慶和吳書遠,全都一起涌了進來。

    然后就是對著劉樂劈頭蓋臉的臭罵!

    看著這些,鄧如雪突然抓住了劉樂的手:“我就知道你是冤枉的。”

    劉樂微微一笑,越發喜歡鄧如雪了!

    不等看完,鄧長江就憤怒的把錄相機重重的摔到地上。

    還踩了一腳。

    然后,他指著鄧秀娟和吳書遠,怒不可遏的說道:“你們教出來的好女兒,明明在勾引劉樂,卻說劉樂非禮她。”

    “這是顛倒是非,以白為黑這;你們這是在陷害劉樂啊!”

    “還一下子沖進房間里,你們明明守在了外面,明明是有預謀的陷害。”

    然后他又指著鄧蓓蓓,痛心疾首道:“東西壞了可以修,身體壞了可以治,眼睛瞎了可以換,但是一個人的心要是壞了,就沒得救了。”

    “你讓我很失望。”

    “為了你,我差點把劉樂趕走,釀成大錯,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你以為這樣陷害劉樂,就可以得到志海醫院,就可以拆散如雪和劉樂嗎?”

    “你想的太簡單了,不管你們怎么抹黑劉樂,志海醫院都是他的。”

    “從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你們真是太無恥了,無恥的沒有下限。”

    “我決定把酒店收回來,交給劉樂經營管理,算是對劉樂的補償。”

    “今后,你們什么也別想從我手里得到了。”

    眾人被罵得狗血噴頭,一個個唯唯諾諾,不敢出聲。

    只有鄧如文突然跳出來,哀嚎道:“爺爺,這不管我的事,你不能把我的酒店也收走啊!這是蓓蓓犯賤,你收走她的酒店就行了,不要連累我!”

    聽了鄧如文的話,鄧蓓蓓就像被踩住尾巴的貓,也頓時跳了出來:“鄧如文,你還有臉說?還不是你爸你媽出的騷主意?”

    “要不然,我怎么可能做這種的事?”

    鄧蓓蓓委屈極了,眼淚再痛涌了出來。

    “蓓蓓,你怎么說話呢?這管我們什么事?”林家慶頓時翻臉道。

    吳書遠被吳秀絹推了一把,立刻硬著脖子叫囂道:“怎么不管你們的事?”

    “要不是你們說要算計劉樂,我們怎么會勸蓓蓓那個……”

    “閉嘴。”鄧長江氣得又要吐血了。

    可是,這些人一旦撕破了臉,亂糟糟的吵鬧起來,還哪得停得下來。

    特別是林家慶和吳書遠,都開始你推我一把,我推你一把,要開打了。

    他們全都認識不到自身的錯誤,全都責任和問題往外推。

    你怪我,我怪你,怪來怪去,就要仇深似海了。

    鄧如文自然要幫他的爸爸,捋起衣袖,就要上去揍吳書遠。

    吳書遠可不是他們爺倆的對手,卻也并不退

    (本章未完,請翻頁)

    縮。

    因為他一后退,老婆就會罵他沒出息。

    而且,還在親戚們面前,那就是被打死,也不能退縮的。

    面子不能丟啊,要不然今后誰還看得起他。

    鄧如雪把鄧長江拉到一邊:“爺爺,不要管他們,隨便他們鬧騰吧!”

    鄧長江搖著銀發皓首,嘆息連連,最終看向劉樂:“剛才對不起了。”

    想起,剛才他氣急攻心之下,想把劉樂趕走,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他那一時的沖動,差點徹底失去劉樂這個大助力啊!

    劉樂淡淡一笑:“爺爺,我知道你在利用我。”

    鄧長江的面孔一陣發黑,心臟狂跳,驚恐不安。

    “劉樂……”他想要解釋,想要得到劉樂的信任,卻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只見劉樂微微一笑:“可是,我不介意。”

    這倒是劉樂的實話,要不然他早都走了,肯定不會多在這里呆上一秒種。

    “好孫子,謝謝你。”鄧長江猛地松了一口氣。

    他鄭重的拍了拍劉樂的肩膀,又是感激,又是欣慰,又是興奮。

    “呵呵……”

    劉樂笑了笑,看向了鄧如雪,突然問道:“你是不是在考驗我?”

    “啊,什么考驗你?沒有。”鄧如雪自然不會承認。

    “可是,你怎么不告訴我,今天是咱們的訂婚宴呢?”劉樂又問道。

    “啊,如雪,你沒有告訴劉樂嗎?”鄧長江震驚道。

    鄧如雪一臉尷尬,在劉樂腰里捏了一把,訕訕笑道:“告訴了,告訴了。”

    然后,她瞪著劉樂:“你看微信上面。”

    劉樂取出手機打開一看,臥槽,剛剛發的,就在十分鐘之前。

    而那個時候,他正在被鄧蓓蓓色誘呢。

    這娘們,好算計!

    劉樂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是你的手機信號不好,接收延時了,不能怪我。”鄧如雪佯裝生氣道。

    劉樂也假裝自責道:“都怪我,是我沒有看到。”

    這時,鄧蓓蓓走了過來,她沒有看劉樂,而是直接向鄧如雪道:“對不起。”

    “都怪我喝了太多的酒,都是酒精麻痹了我,我當時什么都不知道……”

    鄧如雪的俏臉立刻冰冷下來:“我不接受你的道歉。”

    “而且,你對不起也不僅僅是我,還有爺爺,還有劉樂。”

    鄧蓓蓓又看向鄧長江:“爺爺,對不起,我錯了。”

    鄧長江嘆息道:“知道錯了就好,改正過來就好,做人要有自己的主見,千萬不要被別人利用了,就是爸爸媽媽利用你,那也不行。”

    鄧蓓蓓看了劉樂一眼,最終沒有去道歉。

    在她的骨子里,還是覺得劉樂是鄉巴佬,是下等人,不值得她道歉。

    她正在暗自責怪自己,為何會一時心懸薏馬的去勾引劉樂呢。

    想起劉樂沒房沒車,只是一位普通的醫生,她就一陣惡心。

    感覺劉樂的手不干凈,被劉樂摸過的身子,也不干凈了。

    于是,她直接忽略了劉樂,甚至都沒有多看一眼;而是又向鄧長江說道:“爺爺,姨父他們在欺負我爸爸,你勸勸他們吧!”

    鄧長江扭頭看去,鄧如文和林家慶父子,已經把吳書遠打得鼻青臉腫了。

    吳書遠只是用雙手捂著頭,不言不語,也不敢還手。

    倒是鄧秀娟和鄧秀蛾姐妹倆,正在你推我一把,我推你一把,越吵越兇。

    鄧長江冷哼一聲:“還沒有意識到

    (本章未完,請翻頁)

    自己的錯誤,讓他們打好了。”

    “爺爺,他們一起陷害劉樂,可不能輕易算了。”鄧如雪看鄧蓓蓓半點悔意都沒有,那神情還是高高在上的看不起劉樂,就突然說道。

    聽了這話,鄧蓓蓓突然有些緊張,急忙盯著鄧長江看。

    鄧長江卻看向劉樂,問道:“你說怎么處理他們?”

    “你能把他們趕走嗎?”劉樂覺得鄧家的這些人,唯利是圖無情無義。

    留在鄧家,絕對不利于鄧家的發展。

    而且,他也不想鄧如雪再受他們的氣和欺負。

    鄧長江卻重重的嘆息一聲,這些都是他最親的人了,他哪里舍得趕走?

    鄧秀娟和鄧秀蛾都是他的女兒。

    以前,鄧家富有,林家慶和吳書遠還特意叫他們的孫子跟了鄧姓。

    鄧蓓蓓和鄧如文自小跟他生活在一起。

    雖然是外孫和外孫女,卻勝似親孫子和親孫女了。

    而且,他也一直把他們當成親孫子和親孫女看待的。

    就在鄧長江猶豫不決之時,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巨響。

    然后就是一陣慘叫聲。

    這是人的慘叫聲,還有重重的摔在地上的聲音,似乎發生了打斗。

    眾人顧不得繼續爭吵和打架,急忙跑到前院查看情況。

    只見孫家的家主孫軍帶著二十位青一色的黑衣保鏢,在打倒了鄧家前院的所有保鏢之后,踩著他們的身體,蠻橫兇殘、橫沖直撞而來。

    其中還有兩位保鏢抬著花圈,上面掛著鄧長江的黑白照片。

    照片兩邊,還有一副挽聯:一生行惡事,千古留罵名。

    橫批:死不足惜。

    “鄧長江,聽說你今天過生日,我來給你送禮了。”

    “這副花圈是我花了大價錢,請專業人士做的,這副挽聯是我親手寫的。”

    “極具收藏價值。”

    “怎么樣?喜歡嗎?”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這將是你在這個世界上收到的最后一件禮物。”

    “留給兒孫,也算是一個念想了。”

    “等你到了那邊,可不是忘了我這個老朋友,哈哈哈……”

    孫軍五十多歲,一身中山裝,留著八字胡,仿佛從民國末期穿越而來。

    因為鄧長江救活了他的一位大仇人,害得他損失慘重,他這才找上門來。

    在狂笑中,他還從保鏢提著的袋子里抓出一把紙錢,直接仍到了空中。

    風一吹,紙錢紛紛揚揚,就像雪花一樣,飛得滿天都是。

    在那些紙錢中,孫軍繼續說道:“我今天找過來,就是要滅了你們鄧家。”

    看到這種情景,鄧長江氣急攻心,一口血就噴了出來。

    鄧秀絹和鄧秀蛾,以及她們的家人,剛才還吵鬧不體,此時也個個憤怒不已。

    可是,面對孫軍,他們敢怒不敢言,更是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

    只有鄧長江,在擦去嘴角的血跡后,朝著身后的鄧秀蛾和鄧秀娟他們問道:“你們不是可以請來張小勇和嚴志雄嗎?”

    “都這個時候了,還愣著干什么?”

    “打電話話啊!”

    鄧秀蛾和鄧秀娟一起看向她們的老公,語無倫次的催促道:“打電話。”

    “快點打電話。”

    “不管付出多大代價,都要把他們請過來。”

    孫軍嗤笑連連,滿是鄙夷和不屑的說道:“打吧,看誰敢來幫你們?”

    眼看孫軍都允許他們打電話了,吳書遠和林家慶急忙取出手機,翻找號碼。

    (本章完)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指腕引体球 2012天下足球直播 ewin棋牌安卓版下载 物品合成神器赚钱 雷速体育旧版本 青海11选5走势 泳坛夺金稳赚技巧 超级红包赚钱是真的吗 即时比分网 天津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竞彩足球比分新浪 深圳风采走势 合一亚洲群 能提现的棋牌游戏靠谱的 pes2017快速赚钱 AG日本武士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