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845 魚龍夜舞

    人們仰頭望著那漆黑的小點,看著它沒入云端,徹底失去了蹤影。(看啦又看手機版m.k6uk.com)

    二尾對于戰斗的閱讀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她太熟悉江曉了,似乎也能預料到即將發生什么。

    只見二尾突然幻化成人,開口命令道:“所有人,立刻清點戰場,向韓江雪靠攏”

    眾人紛紛一愣,卻是聽到了二尾的下一句話:“這里食物太多,一定會引來獵手,動作快點!這是命令!”

    一眾人沒再說什么,立刻撿拾星珠,之前,所有的星珠兜在江曉那里,而江曉被小囚龍纏繞身體、大力擠壓之下,星珠散落了一地。

    在眾人清點戰場的時候,韓江雪與二尾無聲無息的對視著。

    二尾面無表情的看著韓江雪,道:“韓江雪,黑空瞬守,返回龍窟入口處,返回基地。”

    “這......”

    “二尾?”一眾人神情錯愕,那九尾......

    二尾卻是對著韓江雪點了點頭,道:“走。”

    韓江雪微微皺眉,似乎得到了額外的信號。

    下一刻,在韓江雪的黑空瞬守之下,眾人直接傳送回到了龍窟入口中。

    與此同時,在草原戰場的正上方,在那一片云霄之上,一條漆黑的巨龍大聲嘶吟著,被一刀刀刺向高空。

    “嘶......”一聲龍吟,依舊震撼人心,依舊怒火沖天,但卻帶著一絲絲悲憤的意味。

    江曉大口嘗著滾燙的龍血,心臟卻猛地提到了嗓子眼,形神俱顫!

    這聲音,這聲音!?

    江曉二話不說,一發沉默砸向了左側:“閉嘴!”

    囚龍的巨大身軀,給了江曉無限操作的可能性,在沉默囚龍那巨大龍首的同時,那沉默領域卻不會刮蹭到江曉半點。

    囚龍瞬間失聲,江曉卻依舊一陣心驚肉跳,心臟“蹬蹬”的劇烈顫動著,仿佛隨時都要爆裂開來。

    而事情卻遠沒有那樣簡單。

    巨大龍首的確是被沉默了,但是在青芒的強大擊退效果之下,龍身依舊在向上急速沖刺著,頃刻間,在龍身的帶領之下,龍首被硬生生的拖出了沉默領域,繼續上飛。

    也是在這一刻,那令人身心俱顫的特殊龍吟聲再次響起。

    江曉睚眥盡裂,太陽穴直跳,強忍著那心臟似要爆裂的感覺,左手猛地揚起。

    鯨!來!

    “嗡......”

    那仿佛能讓人神形俱滅的龍吟聲中,纏繞上了一道虛幻縹緲的空靈鯨吟聲......

    沉重的嗡嗡鯨一頭撞在了那巨大的龍首之上,兩只擁有著上古神獸般龐大身軀的可怕星獸,重重的撞在一起!

    那濃厚的星力霎時間蕩漾開來,云霄之上,一層氣浪向周圍擴散開來,攪碎了周身的層層云朵。

    爆炸的氣浪將兩只生物掀翻了好遠......

    鯨吟與龍嘯聲交織在一起,而那龍嘯聲似乎也變了味道,顯然,它的星技應該是被打斷了。

    江曉手中的巨刃深深刺在囚龍的體內,大股大股濃稠的龍血淋下,江曉的身體隨著被撞開的囚龍而一陣左右搖晃,宛若驚濤駭浪中飄搖的小船,隨時都有可能有翻船的危險。

    然而江曉已經顧不得許多了,他一拳轟向上方,直接制止了囚龍后退的沖勢,再次帶著它刺向高空。

    江曉一聲大吼,左手再次揮舞,一道粗大的祝福光芒落了下來:“閉嘴!”

    這不是正常形態的白銀祝福,也不是黃金祝福,而是那直徑五米開外的鉑金大祝福!

    哪怕是在這片璀璨的星空之下,那光柱的光芒依舊是如此的刺眼!

    江曉帶著囚龍上飛的姿勢很古怪,他身處于囚龍的龍首與龍身連接處,差不多是脖子的位置。

    所以,江曉刺著囚龍,每一次上飛,那囚龍的龍首在一側耷拉著、脖子上凸、長長的龍尾在另外一側耷拉著。

    在這樣奇特的姿勢之下,因為位移的緣故,沉默之聲的確是無法一直禁錮龍首,但是祝福的光柱可是直上直下的!

    哪怕是你飛的再高,你也是直上直下飛!

    “嘶......嗷~”這一次,囚龍發出了持續不斷的龍吟聲,那曾經威嚴滿滿的聲音,也愈發的古怪了起來。

    巨大的龍首沐浴在圣光之下,向四周迸濺著點點星辰,一路龍吟聲飄蕩,繼續向著高空邁進。

    “嗡......”攝人心魂的鯨吟聲自下方傳來,嗡嗡鯨朝向那圣光刺眼的方向,急速游來。

    同一時間,江曉的眼眶通紅,烏云迅速遮擋住了這片璀璨的夜空,淅瀝瀝的小雨落了下來。

    而后,那縮減至一小片區域的傷淚。

    那暴雨的濃密程度,就像是瓢潑一樣,都快要連成瀑布了,瘋狂的侵蝕著囚龍的肉身。

    祝福的光芒依舊在,傷淚暴雨大肆的淋。

    雨幕之中,嗡嗡鯨翻騰著龐大的身軀,拍打著鯨尾,迅速上游,還沒有游至那暴雨范圍,在它頭頂處,卻突兀的出現了一個身影。

    一個披著斗篷的青年,腳下踩著暗金色的眷戀光環,佇立在嗡嗡鯨的頭頂,仰頭看著那被圣光與暴雨洗禮中的巨龍。

    卻是看到江曉雙手捧在胸前,一個圓圓的小燭火悄然出現,江曉的身子一閃,出現在了嗡嗡鯨那巨大的眼眸前,將小燭火按向了那巨大的鯨眸:“依賴!”

    呼......

    黑白燭火融入了嗡嗡鯨的眼中,一片白色的燭火飄搖,隨著嗡嗡鯨上游的身軀,在這雨幕之中,拉出了一道長長的火焰線條。

    江曉身披斗篷,飛在嗡嗡鯨的身旁,大聲道:“海渦!”

    同一時間,9000點技能點被江曉直接扔進了嗡嗡鯨的海渦星技中。

    鉑金品質lv.1的海渦,立刻來到了鉆石品質lv.0。

    江曉并不是不花技能點,而是他會留有余地,將每一分錢都花在刀刃上,真正需要的時候,江曉從不會含糊。

    “嗡......”這一聲鯨吟,激蕩人心!

    層層雨幕中,那屬于江曉的傷淚,以及那被嗡嗡鯨憑空召喚出來的水元素,瞬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渦流。

    而在黑白燭火的依賴之下,嗡嗡鯨的海渦星技,也直接變成了“海燭旋渦”!

    那帶著冰燭焰屬性的冰冷渦流,化作一層燃燒著森森白火的海渦,將囚龍的身體卷在其中,圍困著囚龍、絞殺著囚龍。

    烏云下,那淋漓的小雨是域淚,而小范圍內的特大暴雨是傷淚。

    在那海燭旋渦所席卷、攪動的水中,融入著大量的傷淚,瘋狂的刮蹭著囚龍的身軀,傷害高的可怕。

    囚龍的身體也終于舒展開來,在巨大的渦流之下,拉成了一條長長的線條,身體不受控制般的極速旋轉著。

    “固定住它的身體!”江曉一連數發鉆石沉默甩了出去,砸在了囚龍那巨大的龍首位置。

    盡管圣光的控制效果是驚人的,但是其對身體的修復效果,以及那對生命力的填充也是驚人的。

    在用祝福短暫的控制之后,沉默才是硬道理!

    在海燭旋渦中急速旋轉的囚龍,不僅僅是身軀被渦流圍困,此時,它連星技也無法施展。

    淋漓的小雨落在江曉的身上,混合著他身上濃郁的血液,沿著已經被浸染成血紅色的斗篷尾擺,點點滴落而下。

    江曉眼眶通紅,死死的盯著那極速旋轉的囚龍,沉默與傷淚不曾停止過。

    半黑半紅的斗篷立起了領子,像是兩只小手,在雨水的幫助下,輕輕擦了擦江曉那染成血色的臉蛋。

    嗡嗡鯨緩緩的游動著,圍繞著自己制造的渦流,在傷淚暴雨的區域邊緣,肆意的遨游著,一聲聲鯨吟,帶著無窮無盡的憤怒,穿透了層層雨幕,蕩漾在這高空之上。

    “江曉。”

    “江小。”兩道聲音從下方傳來,域淚的感知中,江曉早就發現了那追來的身影。

    披著斗篷飛來的韓江雪,以及那騎著白山雪羽飛來的二尾。

    而遠處高空中的那一幕,已經徹底超出了二人的想象范圍。

    烏云之下,海燭旋渦急速旋轉著、攪動著,固定著其中的漆黑巨龍。

    而在那巨大的渦流旁,一個眼眸中拖著長長火焰線條的龐然大物,肆意的遨游著,一聲聲鯨吟震撼人心。

    韓江雪的目光很快就從那令人震驚的畫面上移開,望向了一身鮮血淋漓的江曉。

    哪怕是在小雨的沖刷之下,那仿佛從血池里撈出來的青年,依舊沒能被沖刷干凈。

    “你......”韓江雪急忙飛了過來。

    “我沒事,都是它的血。”江曉微微仰頭,示意了一下遠處那在海燭旋渦中懸掛著的巨龍,手中不慢,又是幾發沉默甩出。

    腳踝處環繞著眷戀光環的江曉,在傷淚沖刷囚龍的狀況之下,星力就一直沒缺過。

    雨夜中,

    再無龍嘯,只有鯨吟。

    不知過了多久......“星辰首殺,技能點+1。”一條信息從內視星圖中傳來。江曉咧了咧嘴,消息很好,但這技能點獎勵太過死板。無論是鉑金,還是之前鉆石首殺,包括此時的星辰首殺,都是這樣。

    “停一停吧,嗡嗡鯨。”江曉輕聲的喃喃著,在巨大的渦流浪潮聲中,也許嗡嗡鯨聽不到江曉的話語,但在精神相連的情況下,卻是明白了江曉的意思。

    江曉抹了一把眼眶,雨水漸緩,烏云也漸漸消散。

    遠處的高空中,那海燭旋渦也不再席卷,化作一灘冰涼的燭火之水,落向了下方的云層。

    嗡嗡鯨緩緩的游動著,上方,那身軀殘破不堪的囚龍墜落而下,破碎的身軀鋪著一層白色燭火,雄偉的身軀熊熊燃燒著,向四周飄灑的白色火雨,墜落而下。

    如此壯麗,又是如此凄美。

    而后發生的一幕,讓江曉始料未及。

    那一身堅固的漆黑鱗片,突然化作虛無,囚龍就像是那些曾被召喚出來的小型囚龍身軀一樣,竟然化身為了半實體狀態,繼而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不可一世的囚龍,仿佛從未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這樣的一幕,看的江曉暗暗咋舌。

    伴隨著巨龍隕落,在這深邃的夜空中,一片流星在夜空中墜落。

    而在這璀璨的星空之下,嗡嗡鯨緩緩的游來。

    一道小小的渦流憑空出現,拖著一枚比棒球還大兩圈的漆黑星珠,緩緩的送到了江曉的面前。

    江曉沒有接過星珠,而是一手撫著眼前嗡嗡鯨那冰涼柔軟的皮膚。

    他的身子前飄,順著那黑白相間的波浪紋皮膚,一路向前飛去,最終來到了嗡嗡鯨的眼前。

    江曉那染著絲絲鮮血的手掌,輕輕的按著冰涼的鯨眸,他的身體微微前探,額頭輕輕的抵在了那巨大的鯨眸之上。

    “下次別發那么大的火,怪嚇人的。”

    “嗡......”

    ...

    愿大家看得酣暢!求各位月票投給小毒奶!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陕西11选5前三4码遗漏 江苏快3 广西快乐10分最大遗漏 排列三和排列五走势图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期带坐标 有没有路由器赚钱的软件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基本走势图 买20码赚钱 打码赚钱攻略 菜饭骨头汤外卖赚钱吗 福彩26选5期开奖结果 2019看电视赚钱的项目 在大学做什么生意赚钱 怎样买高频彩稳赚不赔 可以提现的真人麻将游戏 高频彩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