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啦又看小說網(www.rkxicyp.com.cn)一直在努力提高更新速度與營造更舒適的閱讀環境,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一百一十七章 放他過去

    許易道,“大人言不由衷,雷某只好自剖心跡了。(手機閱讀請訪問m.k6uk.com)雷某搶這個捕盜司司伯之位,沒想過要動誰的利益,包括宋懷山等人,若不是他們找上門來,雷某絕不會如此行事。雷某無權無勢,又無背景,無意在陰庭權力場中深耕,所求者,不過是賺些香火,攢些身家,不知大人以為下吏說的是不是心里話?”

    龍文章很無奈啊,他已經委婉拒絕幾次了,偏生這虬髯壯漢總想拉著他談心。

    左先生接茬道,“雷大人想說什么,直說就是了,不必繞彎子。”

    許易道,“也罷,那我就直說了。我如今的所作所為,無意損害統御大人的地位,即便三月之內,我成功完成了任務,這個捕盜司司伯的位子,我最多干滿一任,屆時,還需要統御大人舉薦我一把,讓我調往他處。”

    龍文章怔住了,他沒想到雷赤炎的心思竟然細膩到了這等地步,將他最擔憂的地方,直接戳破了。

    龍文章和許易之間有矛盾,但這矛盾也分為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所謂次要矛盾,便是許易橫插一杠子,頂了這捕盜司司伯的缺,損害了他的利益,但由于他沒有絕對力量,控穩捕盜司司伯的位子,所以這個利益談不上有多大。

    而主要矛盾,便在于許易一旦坐穩了捕盜司司伯的位子,將來未必沒有沖擊刑部統御的可能,那可就直接威脅到了他的榮華富貴。

    后者是主要的矛盾,是龍文章不得不面對許易的根源。

    許易意識到了此點,直接將事情說破,便是明白告訴龍文章,他無意威脅龍文章的地位,等若是要主動解開這主要矛盾。

    龍文章道,“雷大人的意思,我大概知道了,還請稍候片刻,我還有點急務,待龍某處置完畢,再詳談不遲。”

    許易猜到龍文章要和這位左先生密議,抱拳道,“大人自便。”

    不多時,龍文章和左先生轉入密室,龍文章劈頭蓋臉道,“左兄以為如何?

    左先生道,“答應他吧。”

    龍文章蠶眉上挑,“憑什么?我以為左兄要我虛與委蛇呢?”

    左先生道,“此人兇悍且多智,不可與之為敵,既然他肯退一步,做朋友總好過做敵人。某只說一點,把大人與他易地而處,大人可做得出他這等事來?”

    龍文章道,“龍某行事,豈會如此孟浪,此人簡直就是顢頇混干……”

    話至此處,他又覺不對,連他自己也認可左先生對雷赤炎的分析,這分明是個扮豬吃虎的陰險毒辣的家伙。

    如此人物,豈會真的是蠻干。

    左先生道,“不談別的,只一點,這人做下這等事,處處犯忌諱,四處得罪人,大人可曾在他眼中察覺到了半點畏懼?一個聰明人,做下這等不可思議的事,卻獨獨沒有畏懼,這樣的人,不值得敬畏,就沒有值得敬畏的了。此人做事,走一步看三步,處處料敵機先,我料此人必定能打破約束條件,坐穩捕盜司司伯的位子。”

    “與其和這樣的人為敵,不如結個強援,大人不妨讓此人留下文書,以為憑證,只要他不妨礙大人的根本利益,便放他過去吧。”

    龍文章沉吟片刻,“幸虧有左兄,不然某怕是將此人得罪狠了,只是留下文書一事,未免太小家子氣,好似某真的懼他,此事……”

    左先生笑道,“此事自然由我來開口,料來那雷赤炎不敢不答應。”

    面子里子都護住了,龍文章心滿意足。

    果然,二次談判開啟后,左先生順勢要求許易將他的保證落在紙上,許易沒有拒絕,簽名用印,雙方的協議就此達成。

    至于許易請立風信都之事,自然被龍文章照準,他既然看好許易的未來,盼著結一個強援,自然不會在這些無關緊要的事上,對許易掣肘。

    當然,龍文章不會對雷赤炎大包大攬,他把話說得分明,倘若旁人要找他雷赤炎的麻煩,他不會摻和進來。

    許易也應下了。

    他找龍文章談判,只因一點,龍文章是他的直屬上官,有道是官大一級壓死人,還有一句話,叫人不求人一般高。

    他能輕而易舉得掃平宋懷山等人,除了他根本不在乎宋懷山等人背后的勢力外,最大的因素便在于他是宋懷山等人直屬上官,有的是手段,讓宋懷山等人品嘗權力的鐵拳。

    同理,他能對宋懷山等人做的,龍文章一樣能用到他身上來。

    所以,他有必要取得龍文章的諒解,在分析了龍文章的心理后,這番交涉很成功。

    龍文章到底不似他這般無牽無掛,可以渾來,在保證自己的主要利益的前提下,龍文章果然不愿意與他為敵。

    最為重要的一點,龍文章認可許易說的是實話,以許易的所作所為,的確沒辦法在這個體制內深耕。

    從龍文章宅邸出來,許易又趕到了夏司伯府中,他到時,迎接他的依舊是夏管事,只是夏管事整個人凄涼至極,渾身裹著厚重的紗布,走一步,都要嘖嘖喘息好多聲。

    見得許易,夏管事當即拜倒,一邊抽著冷氣,一邊沒口子道歉。

    原來,因為他私自密下許易三百香火珠之事,到底東窗事發,夏司伯動了真怒,連最寵愛的珍娘求情,也沒好使,直接對夏管事動了大刑,打完了還不準夏管事休息,逼著他帶傷理事。

    此刻,夏管事見得正主來,險些沒嚇得魂飛魄散,沒口子請罪外,拼命叩頭,請求許易千萬不要把事情捅到夏司伯處。

    許是動靜鬧得實在太大,驚動了夏司伯,他竟親自來迎許易,許易指著夏司伯道,“老夏,不過三百香火珠,還非弄出人命么?我看差不多,就算了,反正你遲早被他們害死。”

    “咕嘟”一下,夏管事直接昏死過去,他既沒想到許易竟敢當面稱呼夏司伯“老夏”,更沒想到許易會告這樣的刁狀,急火攻心之下,直接昏死了過去。

    “你來做什么,我們之間的賬應該算清楚了。”

    才將許易引入書房,夏司伯便開口了,他實在不愿和這個危險人物,有什么牽扯。
重庆时时彩分析计划软件 梦幻天上抓律法赚钱吗 大赢家彩票群 浙江20选5精准预测 福彩快乐12遗漏走势图 用PPT怎么赚钱 108期20选5开奖结果 赚钱建筑怎么建太吾绘卷 棋牌论坛 五金城送什么货赚钱吗 转发网能赚钱吗 加盟租车公司赚钱吗 乐开棋牌下载手机版 打游戏赚钱是褥羊毛吗 软件看广告赚钱是不是真的 手机流量 赚钱软件哪个好 我在捕鱼大师输了100万多